阿爾毛落書記

關於部落格
目前維修整理中=D
  • 151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幻月學園 第九章! 一位打工少年

 

特爾這次為了當萊恩代工來到了市區的一間小書店工作
在那裏的是擁有魔族血脈的龍少年打工生-傑。
這間小小的書店到底存在著什麼樣的秘密呢?
充滿青少年與魔法還有愛情的校園故事
第九章!
本篇是非常平凡的故事!

  第九章 - 一位打工少年


   在距離學校不遠的小城鎮的書店中,有一位金髮的龍少年正坐在櫃檯用手支撐著頭,貌似在發呆的樣子。他穿著防塵用的圍裙,圍裙底下是幻月學園的藍色制服。

  每天都會有另一個打工生在陪他,但是今天他卻沒有來,取而代之的是……

  「啊,是之前的那個外國人……」

  聲音有點嬌弱,但還是聽得出他是男孩的聲音,沒想到他竟然已經十六、七歲了。他身穿著幻月學園的制服,看起來非常不起眼,身高約只有一百五左右的他,名子叫做──特爾艾拉文,他身上並沒有什麼特徵。

  「嚇……」

  啊……弄倒東西了。

  「啊!真是的……你小心一點啦……」龍少年無奈的說。

  「對不起!」

  「……我們要做什麼呢?」

  說話的這位是有一頭黑色長髮及深紅眼眸的犬少年──大空雷伊,他也穿著制服,是有錢人的小孩,但他本身並不喜歡當有錢人就是了。

  「你們喔……先換上制服吧。反正只是來幫忙的。」

  龍少年把他們叫到後面的員工更衣室,並隨便挑了兩件墨綠色的圍裙給他們,特爾乖乖的走進了員工更衣間,雷伊則是當場立刻套上圍裙。

  「其實只要套上去就可以了。不是嗎?」

  雷伊面無表情的說。

  「是啊……我只是客套一下不必太在意。」

  幾分鐘之後特爾緩緩的從更衣室走出來,他身上只多了一條圍裙,其餘的都沒有少。

  「那個……你什麼也沒脫,何必去更衣間呢?」

  雷伊忍不住吐槽,特爾才發覺好像怪怪的。

  「啊對吼……嘿嘿」

  「……」

  龍少年愣了、呆了、傻了,這樣的打工生沒有問題嗎?他這樣想著。

  「好希望他也在……萊恩。」

  少年輕聲的說著。那股思念不知道能不能傳到他心中。

  「嗯?你剛剛有說什麼嗎?」

  雷伊好像聽到了。

  「欸?啊……不我沒說什麼……」

  「嗯……是嗎?那麼,可以開始了吧?」

  「那麼……我先重新自我介紹,我的名子是傑,如你們所看到的我是個外國人,還請多指教!」

  金髮龍少年說出了自己的名子後禮貌上的敬了個禮。

  「叫傑啊~感覺上就是外國人的名子~」

  「嗯……嗯。」

  傑笑了笑做個回應。

  換完衣服後傑開始教他們一些基本作業流程。

  「on the whole書店的工作是很leisure的。站櫃檯只要刷條碼就好,我們有分租書跟出售兩種,租書一本是七元,要買書的話通常是看條碼刷出來的價格,by the way如果有會員卡租書the cost就是五元。懂嗎?」

  雷伊表情倒是還好,特爾到是已經完全傻住了。

  「呃……他好像說了一些我聽不懂的單字……」

  「我翻譯給你聽好了。」

  『呃……不知不覺就說出來了……或許是因為我覺得很煩吧?平常根本不需要教這些的。』傑這樣想著……

  就在此時有個看上去約三四十歲的男人從後方的房間走了出來。他是一隻黃色毛皮的狐狸,頭上戴的鴨舌帽壓得很低看不清楚他的眼睛。

  「喔!他們就是來代替萊恩的新人嗎?請多多指教,我是這個書店的店長梵特西。」

  「你好。」

  「請……請多指教。」

  『他都已經自我介紹了我想我就不必多說了,梵特西店長是個很nice的狐狸,只是……』

  「嗯~」

  梵特西開始猛瞧特爾,非常仔細的打量他的全身。

  「嚇……怎麼了嗎?」

  店長一直看著特爾……

  「沒有,你看起來……很可口,好想把你……吃掉!」

  挑逗還不忘舔一下嘴唇,店長!不可以呀!

  「咦咦咦咦咦────?」

  「開玩笑的,呵呵。傑,這裡就交給你啦!」

  「唉……他就是這樣……非常的不正經……」

  傑的預想真的實現了,這個店長其實nicenice但有時候該正經的時候他卻也在耍寶。

  店長說完就往外面走去了。留下一頭霧水的特爾跟其他兩人在店裡。

  「真是個風趣的店長。」

  雷伊表示淡定。

  「剛剛我好像是被大蛇盯上的兔子一樣……不斷的顫抖著……」

  「好了!回到正題,你們到底搞懂了沒呀?櫃檯作業。」

  「搞懂了。」雷伊從一開始就懂吧?

  到現在還驚魂未定的特爾則是「抱歉……我忘光了。」

  「你……呃……」

  「我很在意,店長為什麼丟下店內工作就出去了,有急事嗎?」

  這是傑最不想回答的問題。但為了基於雷伊的好奇心也只好答了。

  「是呀……是急事。他到酒店去喝酒了。」

  「「……」」果然令人難以想像。

 

  霓虹燈的閃光一陣一陣的在酒店內閃爍著,早上的酒店並不寧靜,有一個位子特別熱鬧。

  「呼呼!乾啦!」

  「呀~小梵梵好厲害~來再喝一點~」

  被眾多豐滿的美女所包圍的男人──梵特西。

  『沒想到還可以再看到啊……艾拉文……你的孩子已經長這麼大了呀。』

  「呀哈哈!今天我要把這家店喝倒!」

  「梵特西大人好棒喔~」

  今天也很努力在酒店鬼混的男人──梵特西。

  

  書店內沒什麼客人,這是個悠閒的下午。店內有三位未成年的打工生(加上我),正在享受著沒有人的下午時光。

  雷伊拿著書在一旁閱讀著,上面寫著──魔族歷史,他對魔族似乎很感興趣,特爾則是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有更多書嗎?」

  雷伊突然把書闔上之後問傑。

  「還有一半在倉庫裡,這裡的書通常只擺一半在外面。怎麼了?」

  「這本書……有下集。」

  雷伊表情非常的嚴肅。

  「是……是喔……」

  「我可以去找嗎?」

  「不可以!有些書很容易壞的!」

  「有什麼關係,這本書的上集還不是擺出來了!」

  「下集真的那麼重要嗎?為什麼非得一定要看到不可?」

  傑有點不願意的樣子。

  「看到才會知道!你一定也對第二本書感到好奇的,那本書是記載著魔族的歷史,傑,你不可能會沒興趣吧?」

  雷伊認真的看著傑。

  「……真是說中了我的痛處……老實說那本書我已經看過無數次了……但是就是找不到下集……最重要的記載都在下集……」

  傑露出不甘心的表情,把頭瞥向一邊。

    「店長應該會很晚回來……特爾還在睡覺沒關係,這個時間人也很少……,不,應該說根本不會有人來,跟我來吧……只不過我不幫你找就是了。」

  『唉……真是不想跟他共處一室。』傑心裡想。

  走到店內深處,有個書架是可以推開的。

  「好黑。」

  雷伊的頭髮在黑暗中幾乎看不見。

  「這裡有電燈唷……只是打不開……你找吧……」

  傑把手中的手電筒交給了雷伊。

  「謝謝,嗯……」

  雷伊開始翻找著書籍。

  「你……知道我是魔族啊……」

  「當然知道……龍的外表……就可以證明了。」

  傑是由身為魔族的父親跟獸人族母親所生下的孩子。

  「既然是魔族的孩子……一定有吧?」

  雷伊說完,他身後就出現了一個影子,傑看到這畫面並不覺得震驚,反而是再熟悉不過的畫面。

  「原來你也是啊……雖然我一點也不意外。」

  說完,傑身後也出現了類似動物的黑影,只是看不出來是什麼。

  『喔!真難得……很久沒看到同類了。』

  「他的名子是──傑拉,是我幫他取的,他的個性很極端,講話很直接。」

  『……這個惡靈……已經覺醒過了。』雷伊的惡靈說。

  「什麼?」

  雷伊似乎很驚訝。

  「我已經覺醒過了喔……覺醒之後操控惡靈挺方便的,做事也很省力……嗚啊!」

  雷伊迅速的揪起傑的衣領並給壓倒在地,倒塌的書籍揚起了許多灰塵,雷伊兇惡的盯著傑。

  「你……這傢伙……殺了多少人?」

  「唔……你有沒有搞錯……我才沒有殺人……」

  「只是你不知道吧?惡靈覺醒的時候可是沒有理性的……根本就……不……已經成為了怪物了!」

  雷伊越壓越用力,讓傑喘不過氣來了。

  『他當時是有人壓制的。』傑拉說。

  「……壓制……?」

  雷伊聽到此話思考了兩秒才鬆手,但他還是坐在傑身上。

  「是誰!?可以告訴我嗎?」

  『無可奉告……除非傑願意自己說,不然我一律是封口。』

  連傑也不太想講……那個壓制他的人……還有當時的情況……只能用恐懼形容。

  此時雷伊感覺到特爾過來了。

  「!……阿爾過來了,把惡靈收回去。」

  ……

  「好像有東西倒下來了……我想說是不是出事情了?呃!」

  【傑被雷伊推倒了】這畫面被特爾看到了。

  『呼哈哈哈~你這下糗大了!』傑拉的聲音指讓傑聽到傑則是心想著『你閉嘴啦!』

  「對不起!打擾了。」

  說完特爾就害羞的跑掉了。

  「這下好了……可能會有奇怪的傳聞……」

  「這樣也省事多了……」

  雷伊站起來把身上的灰塵給拍掉。

  「什麼?難道你都不在意那些傳聞嗎?自己跟誰誰誰亂搞,大家可能都會鄙視自己耶……要是被萊恩聽到被他討厭就……啊……」

  ……不小心說出口了。

  「萊恩?跟萊恩有什麼關係?」

  『糟糕……好死不死是被雷伊聽到……』

  雷伊露出不軌的微笑,眼神透露著「我聽到了唷!」。

  「不……沒什麼……」

  「難道說你喜歡萊恩嗎?」

  此話一出傑的胸口立刻刺痛了一下。

  「……喜歡又怎樣……男生跟男生只是一種性取向!我又沒做錯什麼!?」

  「你沒有錯。只是很驚訝,有人會跟我搶萊恩。」

  雷伊的姿態非常高調,像是在跟傑下戰帖似的。

  「你也喜歡……」

  『雷伊他也……不……不對,這不是該高興的時候!情敵……增加了……』

  「我絕對會比你先搶到萊恩。」

  傑用嚴肅的表情告訴雷伊,但雷伊卻一派輕鬆的說:「好啊……我等。」雷伊酷酷的丟下這句話繼續翻找著書,此時他有了重大發現……

  「喔?這不就找到了嗎?」

  「咦────?怎麼會?」

  雷伊手中拿著的就是傑從打工到現在無數次翻找都找不到的書。

  『……為什麼……他可以這麼快就找到……難道神這麼不眷顧我嗎?』

  「他刻意把封面的的標題改掉,好讓要尋找的人不太好找,不過內容確實是下文。」

  雷伊手上的書封面寫的是「大家來學三角函數。」

  「三角……呃,重點呢?」

  「上一本內容提及的三位傳說中的三勇士擊倒的魔族之王──烏克,這三位的名子在上一篇沒有提到……這一本應該就藏有內容……能再次尋找這三位勇士就可以創造奇蹟……為魔界帶來和平。」

  「快看吧。是你找到的……你有權利先看。」

  「嗯……」

 

  天色以昏暗,傑留下雷伊在倉庫內自己一個人到了店內陪特爾。

  『今天果然也沒有什麼客人呢!交班的人也差不多要來了。』

  她是上大夜班的叫做──可娜,是個蠻力十足的兔子女孩她是就讀幻月學園女校部。

  「對不起我遲到了!」

  兔耳不斷的晃動著,其中一邊還夾著蝴蝶結,跟身上的休閒服非常不搭。可娜用小跑步跑進了店裡。

  「說曹操曹操到,這次遲到了二十分鐘。」

  「你不要每一次都挑我毛病嘛~喔?新人嗎?」

  「妳好。」

  特爾有禮貌的敬了一個禮。

  「好可愛喔……店長真壞……連國中生都錄用呀……」

  「國……」

  特爾相當打擊。特爾他是高中生唷。

  「咦?是喔?啊哈哈哈哈哈好可愛唷~好像小朋友~」

  講話很直,動不動就豪爽的大笑,很自然的會產生:「她真的是女生嗎?難怪會來讀軍校。」的想法。

  「我們差不多要下班了,今天交接的部分就省略吧,反正也沒客人。」

  說完傑就走到倉庫裡尋找著雷伊。

  「雷伊……下班了喔。」

  「不……不可能……這怎麼可能!」

  雷伊喃喃自語的。

  「怎麼了嗎?」

  雷伊試圖冷靜下來之後調整喉嚨接著說:「傳說中的三勇士,分別為聖祭司──阜約古,神弓箭手──梵特西,還有大劍豪──歐姆斯艾拉文……這三個是怎麼回事!?阜約古是幻月學園的創始人……他已經死了……但是那個梵特西……就在我們身邊啊!……還有歐姆斯艾拉文……這個姓根本一模一樣!……他們肯定有什麼關係!」

  「梵特西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是他本人告訴我的……但是歐姆斯艾拉文……我還是第一次聽過……等等……這個姓……特……特爾艾拉文……那個小貓……到底是……」

  傑嚥了口口水。沉默瀰漫在倉庫中。

  

  下班之後,三個人走在回學校宿舍的路上。

  「特爾……你為什麼到這個學校來就讀?你沒有體力……怎麼看都不適合當軍人的料……」

  雷伊開口了!好直接!

  「嗯?因為我爸爸說這個學校……是他的老師創辦的!雖然我有點不想來啦~」

  從臉上看的出特爾的不願,體育課也是幾乎要被當了。

  「你爸爸是?」

  「歐姆斯艾拉文呀~嗯?」

  「「耶──────────!?」」

  傑跟雷伊一起驚訝了……在他們身邊的這個弱弱的貓……就是大劍豪的兒子……

  「大劍豪的兒子……」

  傑不敢相信的說。

  「大劍豪?什麼劍豪?」

  特爾也一臉不知情的樣子。

  「你父親沒有跟你說嗎?也罷,畢竟是隱退的傳說戰士……」

  「慢慢跟你解釋吧……」

  雷伊有點癱軟的說。

  ……

  「呃……所以說我爸爸是拯救世界的英雄……嗎?」

  「嗯。」

  特爾好像有點吸收不良。

  「欸────?我都沒有聽我爸說過!怎麼會這樣……」

  「難免的,為了不要讓有心人士接近你吧?伯父這麼做是正確的選擇。」傑說。

  「總之,有你爸爸的幫忙,就可以戰勝魔族了!而且還有梵特西在……」

  雷伊的表情充滿了自信。

  「我不覺得店長會幫忙。」

  說著說著他們就走到了學校醫療室,去探望右臂受傷的萊恩。

  「唷~你們回來了呀~」

  萊恩手上拿著自己畫的連載漫畫,跟三人招手著。

  「第一天打工怎麼樣?很輕鬆吧!阿爾有沒有不小心把東西弄倒?嘿──?真的呀!啊哈哈哈,果然是阿爾會做的事情。」

  傑把他們的事情告訴了萊恩,萊恩也聽的很高興。突然眾人得背脊涼涼的,溫度在瞬間降下了約兩度左右。

  「……」

  有個白色短髮的貓少年站在傑身後,那個華麗的將軍服,是皇家特勤部的標準商標。

  「阿沁!」萊恩很親切的叫著被他稱為阿沁的少年。

  「我是來報告目前的調查進度。」

  講話非常冰冷,就像是人偶一般沒有生命,臉上絲毫看不出任何表情和血色。

  「辛苦了。」雷伊甩了一下他那黑色的長髮。

  萊恩是被奇怪的刺客襲擊之後進入醫療室的。調查這種事情的就是他們皇家特勤部的工作。

  「目前還查不出那名少年的身世,他各個國家都沒有身分,很有可能是太平洋大陸的居民,換而言之就是魔族。但也有可能是沒有註冊戶口的非法居民也說不定。而且萊恩受傷之後學校也接二連三出現有同學受傷的情況。」

  「連學校也……」特爾不安的說。

  「目前都還查不出是誰嗎?」雷伊的口語有點嚴肅,整個房間的氣氛變得好沉重。

  阿沁低下頭來思索了一下之後說:「查不出來。被襲擊的人受傷的方法都不一樣,有的是被刺傷,有的是被火燒傷,有的是掉進陷阱裡,每種都不一樣……」

  「嗯……這些事情應該是校內人所為的。」特爾如此斷言「我是見過那個人的目擊者……那個人的眼神,是非常專業的眼神……而且驗傷報告不是也表示,當時那一刀,是故意砍偏的嗎?」

  「他有如此水準的戰鬥能力,以他的經驗應該不可能在近期做出相同的事情,這樣被懷疑的機率會上升,所以可能是其他人想故意起鬨所為的。」雷伊推斷。

  「也對……姑且排除一年級生,一年級上學期根本還沒配帶『武』,所以是……」沁藍開始思索。

  「二年級生和……畢業生。」雷伊說。

  說到畢業生就會想到……下學期開始畢業生的考試就要開始了,幻月學園有個傳統,就是為了要讓畢業生可以成為獨當一面的戰士,不分男女校全體畢業生一起參加高難度的畢業考……時間是從寒假結束過後開始直到學期末,聽說會有喪命的可能性。

  「為了減少競爭對手才會這麼傷害自己的同學也不是不可能……勝者為王,敗者為寇。」

  傑雙手抱胸無奈的說。

  「說了這麼多……還是不知道是誰要暗殺我對吧?」萊恩呆坐在床上。

  「真的很抱歉,我會盡全力去搜查的。那麼……先告退了……還有,阿爾,你的建議說不定是關鍵。」

  說完叫做阿沁的人就使用了傳送魔法消失了。可以猜測他都是這樣出現的。

  「以保護本校生為優先是嗎?果然是皇家特勤部的。」雷伊低頭微笑著。

  「巴隆老師說過幾天就可以離開醫療室了。到時候我又是條生龍活虎了!」

  「唉……你總是那麼樂天……」雷伊表情有點困惑。

  「這樣也沒什麼不好呀~」特爾則是笑著。

  「……」

  傑就像是局外人一樣,什麼話都說不上。

  「嘿嘿~」萊恩看著雷伊笑著。

  雷伊則用著挑逗的眼神看著萊恩,嘴角上揚,呈現一種情趣式的笑容……

  萊恩的臉瞬間脹紅隨即躲回棉被裡。他害羞了……

  「我們也該走了~明天還要小考呢~」雷伊說完就離開醫療室了。

  「啊!雷伊等等我……」特爾也跟了上去。

  被丟在一旁的傑跟萊恩招招手道別。

  傑在走廊上跟雷伊還有特爾告別之後自己走回了宿舍。

  異常寧靜的校社,昏暗的走廊散發著詭異的氣息,彷彿只差沒有鬼出現一樣的恐怖寂靜。

  「……傑拉……有東西。」

  『沒錯。』

  傑明顯察覺到事態不對。

  很快的傑的眼前出現了兩把飄浮的關刀,兩把關刀開始不斷的朝傑揮舞著,他迅速避開了第一把但還是躲不過第二把,傑應聲的被絆倒在地上。

  「唔!怎麼回事!?」

  『是咒系的魔法唷!』傑拉這麼說。

  『異空間,好讓你與現實隔絕,等處裡完你之後在解除異空間,你就等於是突然全身是傷出現在正常的走廊上,也有可能是死在這個異空間走廊上。喜歡哪一個?』

  「別說的那麼恐怖。好嗎?既然知道了就快點解決吧!」

  『別開玩笑了,異空間只有施術者才可以解開,要不然就是同為法師才有可能~』

  「咦──?那……」

  『先躲開在想辦法吧!我幫你!』傑的身體開始湧現力量,可以從他的龍鱗看到黑色的氣不斷湧出。

  力量、速度也跟著提升了,躲過那兩把關刀根本就是輕而易舉。漂亮的躲過關刀的每一擊,身體完全感覺不到疲憊。

  『唷!魔力增強了!』

  「什麼?我以為是我速度太快眼花了,但並不是……關刀的數量增加了……而且還在增加。」

  『哈哈哈哈哈!他是真的想解決掉你耶~原來他剛剛都在放水耶~』

  「不要講了!怎麼辦啦!我可閃不掉那麼多呀……」

  『等死吧……這個是連惡靈力量都躲不掉的……必死的最終絕招呢~』

  數不清的關刀密密麻麻的排列在一起,營造出令人作嘔的感覺,空氣中瀰漫著刺鼻的鐵鏽味。

  完了……死定了……繼萊恩之後是我……我能像他一樣那麼幸運嗎?

  關刀朝傑飛了過來,摩擦空氣所發出的尖銳聲音也無盡的迴響著。他用力閉上眼睛,不想看到關刀飛過來的景象。

 

  鏗──唰────

  「咦?」

  「趕上了……呼呼……」

  傑的身前出了一位白髮少年,他身穿軍服,全身有散發著寒冷的氣息──冰封沁藍。

  他用著冰牆抵擋所有的關刀,右手揮舞的魔杖劃破了異空間。

  「從這裡出去。」

  「那你呢!」

  「不要緊的。我一定要揪出兇手。」

  話才一說完,異空間立刻瓦解,無數把關刀也消失了,只剩下冰牆及一地的碎冰。

  周遭明顯的明亮許多。沁藍面無表情的,但他一定很失望吧。

  「……」

  突然阿沁感覺到魔力的震動猛然回頭之後什麼也不說就開始狂奔,消失在走廊轉角,留下疑惑的傑。

  「什麼嘛……神出鬼沒的……」

  『嘻嘻!說不定他剛好只是路過而已~』

  「應該是感覺到哪裡有動靜了吧……咦?」

  空氣在瞬間像是停止一般,傑的眼角看到了黑色金屬物架在自己的脖子上,當下他只有「我很危險」的想法。

  「給我安靜一點。」

  那聲音聽起來很成熟,應該是個大人。

  傑動也不能動,不,應該是說根本不敢動。

  那東西很鋒利吧?這麼危險的東西現在架在我的脖子上,隨時都有可能取我的命啊!他心想。

  「很抱歉……我雖然跟你不認識也無冤無仇,但這是上級的命令,為了活下去……我只能這麼做了。」

  一般人一定是回答──「不要殺我呀!」但講了有什麼用?

  「對不起。」

  他說出這句話時,周遭的空氣更是凝重了,好安靜……

  啪唰──!

 

  『我死了嗎?我好像看到血……從我身後飛濺出來……』

 

  「唷吼!這不是我們的保送體育生嗎?」

  是傑很熟悉的聲音,那是每個禮拜一早上都會有的一個聲音──校長。

  他回頭時看見平時總是鬆鬆散散手中拿著PSP的老校長,他的表情非常的認真,右手一把精緻的劍,正插在一名獅子少年的右肩上。少年穿著的服裝應該是輕便型的忍者裝,身上配備很少,但感覺的出來是個強勁的對手。

  「……」少年表情有些許的痛苦。

  「怎麼會穿這副裝備在這呢?而且還不用武……依此推斷應該是接受過嚴格的訓練吧?」

  校長語氣平順的說。

  「……沒錯……家裡……」

  「我知道你家裡的情況……為人校長怎麼可以不知道自己孩子的狀況呢?」

  校長打斷他的話。少年的右臂已經被血染紅了。

  「……校長……亞獅……這是?」

  從傑背後傳來寒冷的風,是沁藍,他放棄追趕跑了回來。看見這副模樣把他給嚇壞了。

  「亞獅!」

  沁藍大喊的同時被稱為亞獅的少年立刻甩開右肩上的劍用左手掏出腰上的短刀,但是──校長比他快。

  「!」

  少年受到某種力量衝擊整個人往後彈,差點撞上傑跟沁藍。

  傑察覺時畫面已經變得很恐怖了。令他不敢相信的是……校長竟然把他的左手給砍了下來。

  「啊……」

  「啊……亞獅!亞獅……你的手……」沁藍非常的震驚,講話也變的結巴。

  「嗚啊─────」

  亞獅痛苦嘶吼著用無力的右手壓著已經沒有左手而噴血的肩膀他的左手則在一旁流著血。

  這噁心的畫面讓傑不禁腿軟無力的癱坐在地上。

  「照理說我應該把你給退學的……」

  校長走向了亞獅跟沁藍。

  「但是……你跟其他襲擊的學生不一樣……你是因為家族逼迫吧?身為殺手家族還真可憐呢……這樣好不好?跟你做一筆生意。」

  生意?人家手都沒有了還談甚麼生意?

  「就是……你幫我把那些襲擊者給全部捉起來,這樣我可以免除你被退學的命運唷!你應該有些情報吧。」

  校長……?這……這根本是……這太沒道理了吧?身為校長你竟然這樣私用公權……

  「這是為了……這個學校的學生著想,若一個人因為自己贏不過人家而乘對手最脆弱的時候去傷害別人,在我看來這一點實力也沒有,本校也不承認這是我們培育出來的學生,所以我們才讓──被迫傷害他人的學生,去抓那些自不量力的學生。你說是不是呢?龍族。」

  校長對著傑微笑,這個老傢伙到底在想什麼?傑完全想不透。

  「……」

  亞獅用著兇惡的表情看著校長。

  「沁藍呀……你就跟著他去吧,去協助那個保送體育生。」

  「……他……已經沒有手了……還叫他做那種事……」

  沁藍作勢快要哭了的感覺。

  「是誰說他沒有手的?」

  「咦?」

  復原了。連亞獅也覺得不可思議。他的目光從他奇蹟恢復的左手轉向校長時校長已經不見蹤影了。

  「是幻術……我竟然中了幻術……」沁藍拭掉眼角的眼淚。

  「那把劍……也是幻術吧……可惡……就算是幻術……還是很痛啊……」亞獅躺在地板上說。

  校長……他……算了。這些事情從頭開始就跟我沒關係。

  回到一個人的宿舍後傑躺在床上,今天傍晚的事歷歷在目,大概要花很長的時間才能忘掉……

  『那個校長應該是精攻幻術的,因為他連我都騙到了。』

  「能夠騙到你也是理所當然,他是校長耶……我累了……晚安傑拉……」

  『整天就是睡覺~唉~』

  之後傑就深深的睡去了。

 

  「亞獅……你……」

  沁藍跟亞獅一起走回宿舍。

  「……啊哈哈……讓你見笑了……」

  亞獅故做輕鬆的搔搔後腦勺。

  「那個……關於你家……」

  「我家是暗殺家族,世世代代都是從事殺手行業,在某些時段我們會收到特定任務……這些任務都是為了磨練我們成為冷酷的殺手,若是沒有完成必須接受非常嚴厲的懲罰……」

  「那麼你……」

  「……我早有心理準備了……在被校長發現之前,我就有了各方面的心理準備。」

  「亞獅……」

  寂靜佈滿了走廊……

  「這裡就是殺手世家呀~真豪華耶。」校長抬頭看著宅邸的大門。「得跟他們好好談談呢~」

  之後老校長就走進了亞獅家的宅邸裡……

 

  數日後……

  這裡是兩個禮拜前都還很寧靜的保健室。

  「聽說阿沁很努力的在抓那些襲擊者呢~」

  萊恩右臂的傷大概好了,他穿著便服躺坐在病床上。

  「真是辛苦他了。」

  雷伊身穿著學校制服坐在一旁。

  「結果還是沒找到有任何跟襲擊萊恩相關的人。」

  特爾雙手捧胸好像在思考些什麼。

  傑則是安靜的坐在一旁,插不上什麼話。

  亞獅的事情……還是有點擔心。

  喀嚓!

  「打擾囉~」帶著招牌笑容進來。

  「亞獅~你每天都來呢~已經看你看膩了啦~」

  萊恩開玩笑的說。亞獅則是皺起眉毛:「啊……是嗎?抱歉啦~我很擔心你……」

  此話讓當場某兩個人感覺到有點不對勁,但他們也是聽聽就算了。

  他沒問題嗎?……那個獅子。傑看著亞獅,感覺的出來亞獅比平常還要狼狽。

  啪答!

  「亞獅!」沁藍突然以瞬間移動的姿態出現在保健室內。

  「阿沁……?怎麼了嗎?」

  「……過、過來一下。」之後沁藍就把亞獅給帶走了。

  「……阿沁好忙呢……」

  萊恩看著兩人離開的身影說。

  「我還以為發現什麼了……結果只是來找亞獅嘛。」

  雷伊手叉著腰說。

  「感覺他們好像比當初來的要更親近呢。」

  特爾微笑著。

  「啊~來玩大老二吧!傑也一起來!四個人剛好!咦?放到哪了?」

  萊恩開始在枕頭下翻找的東西,翻出了漫畫、DS、PSP、還有筆記型電腦等等的雜物。

  「你這傢伙到底在枕頭下放了什麼呀!?」

 

  「到底是什麼事情呀?」

  沁藍把亞獅帶到學生較少的地方。

  「我剛從校長那裡打聽到的,關於你家的事情……家裡好像決定放過你呢……」

  「!!」

  「好像是父母捨不得自己的孩子受苦,所以才如此決定呢……」

  「……嗯,這樣很好呀~」

  「太好了……」沁藍安心的笑著。

  但亞獅其實很清楚……家裡根本不可能放過他,絕對!不可能……校長一定有做什麼吧?但亞獅也不打算追究了……反正他早就厭惡了那個家族。

  「我們去吃晚餐吧。」

  「好。」

  亞獅跟沁藍就這麼離開了保健室。

 

  ───番外補遺───

  「唔……好痛苦……」傑感覺到好像心要炸開來似的痛苦般。

  「唔喔~就快覺醒了呢。」梵特西壓低帽緣看著傑趴在地上不斷的哀嚎著「我可以幫你喔……可是……你得在我這幫我賣書。」梵特西面無表情的說著無關緊要的話。

  「……」

  「唉呀……糟糕!」梵特西說完就立刻往後跳開,之後把他的鴨舌帽轉向後面,梵特西手中就出現了長約跟他的身高等高的弓箭,他拉起弓箭順勢出現了由光聚集而成的箭矢,之後射向了身體周遭不斷散發黑色氣息的傑。

  光的箭矢插在了傑身上,將他固定在地板上。

  「咕嘎──!」

  叫聲變的像是野獸般的嘶吼,早已不是原來那個清晰的聲音,傑的意識也越來越模糊,幾乎腦中只剩下黑色跟破壞兩個念頭。此時的他外表已經被黑色氣息所覆蓋,成為了一個黑色的生物。

  「看來還不夠呀。要是掙脫了可是很麻煩的。」梵特西又舉起弓箭在黑色生物的四肢各補上一箭說道:「你只要等上個幾個小時,自然就撐得過去了,但是撐不撐得過去就要看你自己了喔。」

  梵特西說完就原地坐下開始打起了瞌睡。

 

  「這裡是……房間?」

  傑恢復意識時已經自身在一間房間內,裡面什麼都沒有,只有一扇門。傑走向了那扇樸素的木門把門慢慢的打開來。

  「呃!」

  眼前的畫面非常的震驚,左腳所踩踏的是開滿花天氣晴朗的草原,而右腳則是狂風揚起塵土的黃沙,延著草原與荒地的連接處筆直的延伸到天空把天空切成兩半形成極為矛盾的景像。

  「怎麼回事呀!傑拉……傑拉?現在到底是……我記得我好像昏過去了……然後有個戴鴨舌帽的男人……啊──好煩!」

  傑的餘光注意到腳邊著荒地上插著一把黑色的西洋劍,他完全沒思考的把劍給拔了出來,仔細的打量著,突然他背後傳來巨大的聲響,猛然回頭的傑看見了一隻全身黑的巨大生物,眼睛散發著紅光,牠的出現讓四周的荒地揚起了沙塵,連原本另一半的藍天草原也漸漸的被沙塵覆蓋。

  「是怪物……唔……我手裡有劍……可是對方太大了啊!……我記得上課有教怎麼對付巨大魔物………………可是我忘了啊啊啊啊啊啊!」傑邊尖叫邊跑開巨大生物的攻擊完全沒有對策「啊……好像是腳。」似乎想起了什麼,傑停下了腳步之後回頭面對著巨大生物,巨大生物跑了過來地面開始震動,傑避開了巨大腳掌的踐踏,順勢在他的左前腳砍了一刀。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巨獸痛苦的喊叫著。

  「!!」巨獸吼的瞬間傑似乎明白了……「那個聲音……是我……那隻怪獸……是我自己?」

  巨獸慢慢的趴下,之後開始縮小化成原形,是一隻黑色的龍少年,有著金髮外表就像──傑。

  「我自己……只是膚色不太一樣……唔啊!」

  黑龍少年突然站了起來,還故意揮空拳驚嚇了傑。

  「你好啊!歡迎光臨你的內心世界……傑,我是惡靈。只是,我並不是你認識的那個惡靈。」

  「惡靈?!」傑驚嘆了一下,惡靈為什麼會以他的姿態呈現呢?

  「我是由你內心的憤怒與恨所生成的新個體。你應該很清楚吧?」自稱惡靈的少年把雙手攤開,樣子看起來很變態。

  「……」傑的胸口揪了一下,腦中劃過萊恩的笑容。「我……」

  「你很害怕吧?害怕心愛的人被奪走,於是開始憎恨。」惡靈開始在傑身邊徘徊「這種心態正是我所想要的『力量』呀!多虧了你,我才能覺醒呢~呵呵,所以現在你沒用了!」惡靈腳一蹬立刻衝向傑,近距離的把傑給擊飛了出去。

  「喀啊────!」

  傑飛到沙漠另一端的草地上,他無力的躺著,原本躺著的草地也漸漸的被黃沙覆蓋,過沒多延伸到遠處的草地只剩點點了。

  「哈哈哈哈──!沒錯!繼續墮落下去吧!然後我要用這個身體把一切都摧毀!當然包括你所愛的人!」

  「……萊恩……」傑躺在地上眼睛半開著仰望天空,他只看到了模糊的黃沙。

  惡靈緩緩的走到傑身邊「好了~結束這一切吧!」惡靈舉起的右手有很明顯的利爪。「哼哼!我會跟你的朋友問好的!」

  咚嘶──!

  「什……」惡靈的爪子都還沒揮下去,他的臉上已經貼著一個拳頭,扭曲了惡靈的臉。

  「我或許……是曾經放棄了一切,但是你剛剛那一拳,這底打醒了我……什麼破壞一切的根本不需要!因為我根本不曾擁有,都還沒有得到就喊放棄的話,不是太對不起自己了嗎?!」

  惡靈後退幾步擦著嘴角說:「可惡……只好來硬的!」惡靈又衝向了傑,這次的速度非比尋常的快。

  傑迅速的身體往右側閃開惡靈的攻擊「這一拳是為了萊恩打的──────!」右直拳,狠狠的打在惡靈臉上,臉比剛才還要扭曲,惡靈被打飛到遠處「我今後還是會努力的!我是絕對不會放棄萊恩的!」傑撿起一開始拔起的黑色西洋劍,他的眼前是一個已經狂爆化的自己。

  「來吧!我已經沒什麼好怕的了!」

  「嘎啊──────!」

  傑用力的揮下西洋劍,把惡靈給斬成了兩半,強大的風壓讓黃沙直衝天際,傑的視線可見範圍大概只剩下一公尺。

  「唔……」

  一陣子後,風也漸漸停了,原本是塵土的地面已經成了佈滿花朵的草原,放眼望去全是草原,天空也放晴了。

  「心之田呀……耶?呃!啊────!」

  正當傑放鬆心情時地面崩裂,非常不真實的裂了開來,傑掉了下去……

  ……

  「!」傑醒了過來,他開始環顧四周,他置身在書林之中「好多書……」

  「看樣子你醒了呢!我們說好了喔!」梵特西在旁抽著菸。

  「你……嗯?說好什麼?」

  「啊啦~不可以假裝忘記喔!你還沒被完全侵蝕之前我可是說得很清楚呢!『要把你的身體交給我!』這句話。」從梵特西口中說出來好像非常的稀鬆平常。

  「咦?!……你最好事說這句話啦!我想起來了啦!」

  馬上就被傑看穿了。

  「嗯~很好~你明天又開始打工吧。」

  「等等!你到底幫了我什麼!我怎麼感覺你好像是漁翁之利!」

  「哼哼~我可是……傳說的三勇──梵特西耶!」

  「……我不信。」

  啪咚!

  我不信這三個字都還沒說完,一支箭矢已經插在傑身後的書櫃上,梵特西舉弓的速度,比箭矢的速度還快。

  「呃……傳說中的三勇士嗎……」傑也不敢掉以輕心。

  「你是幻月學園的學生對吧?新生?嗯……校長先生……你到底在打什麼鬼主意呢?」梵特西感覺有點不安……

 

  「這樣~明天就拜託你囉!」梵特西面帶笑容的送著傑離去。

  「……請問一下。那個龍人……老闆認識嗎?」一個身穿國中制服的黑豹少年問著梵特西。

  梵特西點點頭。

  「那當然!他是我們的工讀生呢!」

  「……這樣啊~謝謝!」

  少年留下笑容就匆匆離去了。

 

 

第九章 - 一位打工少年 完

 

後記:

  大家!好久不見了~中間落差大概有一年了~為了準備統測不得不這個樣子~但是說真得我桶策也沒考多好....那麼最近會開始慢慢更新~還請多指教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