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爾毛落書記

關於部落格
目前維修整理中=D
  • 151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幻月學園 第二日 海邊之旅是前奏曲

轟──轟──
 
  「嗚哇~那是什麼呀!」
 
  藍藍的天白白的雲,海邊就是應該要有這樣的天氣,但海面上卻冒出了龐然大物。
 
  嚇到說不出話來的雷伊坐在沙灘上,表情非常恐懼。
 
  「那……那個就是魔族?好大喔。」
 
  特爾拿著沙灘排球看著海面上浮出的生物,生物的皮膚長滿青苔與貝類還纏著一些海草,這生物對人類來說是一生不可不吃得食物──章魚。魔族類有些章魚是有毒類的,如果在路上撿到不可以吃下去喔!
 
  這巨大章魚的頭頂站著一個面具男,手持魔杖,身穿黑色盔甲,頭當方向是看像雷伊,感覺對他情有獨鍾似的。
 
  「找到目標了over!大空‧雷伊,這次一定到抓到你!其他人就當作原本就不存在。」
 
  面具男講完對講機之後揮動了魔杖,大章魚開始揮動他那充滿吸盤的長長觸手。
 
  咻────
 
  觸手飛向最靠近海邊的萊恩,萊恩手無寸鐵只能眼睜睜看著觸手攻擊自己了!
 
  「萊恩!」
 
  雷伊起身跑向萊恩,記憶開始有些模糊……雷伊腦中浮現「我不會讓你受傷的!我會保護你的!」一個爽朗的聲音以及模糊的背影……。
 
  啪嘰────────────────────
 
  這是距離開學一個月之後平凡的某一天。
 
  「……」
 
  雷伊坐在座位上望著晴朗的天空,眼神有些虛無。
 
  教室內有學生聊天的吵雜聲,還有老師用粉筆攻擊黑板的聲音,天氣晴朗到讓人感覺不出暑
氣,不時還有陣陣帶點花香的涼風吹進教室,就這樣靜靜的坐在教室中也是一大享受。
 
  「那麼這題……雷伊同學……你有在聽嗎?」
 
  這節是數學課,老師正在上的是目前沒有人類知道的數學公式,就算解釋了也沒有人聽得懂,而且也沒有人想知道有關數學的東西。
 
  「……我沒在聽。」
 
  直截了當,一刀兩段,斬釘截鐵。
 
  「你好歹也聽一下嘛!」
 
  老師單手撐著腰際,擺出「這裡我最大」的樣子,另一隻手還想要表達什麼的,不斷在空中來回揮動。
 
  「如果是那一題……把2⊕※帶入467分裂物質,之後再把餘物用第六象式去解就好了。」
 
  雷伊像是念經一樣,很快速的將這堆符號詠訟完畢。引起學生一陣的議論紛紛。
 
  「好厲害!」「你是不是有學過!」「他再說啥?」「你一定有補習。」
 
  老師對於他能解出這樣的題目也感到訝異,這題目對他們世界的人來說是屬於大學級的專業題目,會出這種題目的老師正是在學校風評不是很好的老師,這下雷伊給他難堪了。
 
  「雷伊真是厲害……」
 
  特爾看著若無其事的雷伊說著。
 
  「他真的是不良少年嗎?」
 
  阿爾右邊傳來班長對雷依不滿的聲音,
  萊恩則是趴死在桌上,為什麼不把這傢伙叫起來回答啊?雷伊被老師讚揚之後又繼續望向天空,還會不時回頭瞄一下萊恩,是充滿不解與困惑的眼神。
 
─────────────
  下課期間,特爾跟萊恩在教室內聊天:
 
  「嗯?可以嗎?」
 
  特爾驚訝的說。
 
  「當然可以!我們每年都會來那個海灘一次,這次多了你會更熱鬧,一起去吧!」
 
  萊恩雙手撐著特爾的桌子悠閒的說。但特爾的臉上卻寫著無奈的表情。
 
  「雷伊也要去啊……」
 
  「這還要想喔?!有我在你怕什麼!」
 
  萊恩拍胸保證,這種保證對特爾似乎起不了作用。特爾也皺著眉頭附和了萊恩。
 
  「說得也是~。」
 
  兩人開始呵呵呵得笑之後空氣凝重陷入了沉默。
 
  「到時候發生什麼事我也不敢保證能保護你啦……」
 
  其實萊恩跟本不能隨時保護特爾,他發覺了這點立刻打散了他先前所說的保證。
 
  「說得也是。哈哈。」
 
  兩獸之間的氣氛凝重指數百分之七十,兩獸陷入了安靜。接著也是因為上課鐘響才中斷了這凝重的氣氛。
 
  特爾被萊恩邀請周六日去海邊遊玩,特爾答應了,於是特爾將在這個禮拜六日離開學校,到西部的海灘跟萊恩還有他不想遇見的雷伊來個海邊之旅。
 
────────────
 
  時間是開學一個月的周末,特爾跟著萊恩還有雷伊來到了校門口,九月的大晴天始天空沒有浮雲,鳥兒沐浴在陽光之下自由飛翔,因為學校是採用宿舍制,所以大家假日基本上都是待在校內很少會出校門。
 
  「我是第一次在上學期間走出校門耶。」
 
  特爾穿著白色無袖衫加草帽,褲子則是穿著短到膝蓋的牛仔褲,如果再拿個網子會超像鄉下的小孩。
 
  「我出來很多次了,因為要打工。」
  萊恩的上衣是白色T恤加上淡綠色背心,褲子是輕便型的薄短褲,他露出很燦爛的表情看著太陽。
 
  「太陽真是大……」
 
  雷伊身穿紅黑條紋的薄外套有附帽子的那種,褲子則是長牛仔褲,因為外套沒有拉鍊所以可以看見雷伊得胸口──沒錯,雷伊除了薄外套什麼也沒穿,他正是想這樣就直接坐公車了。
 
  大家都望向天空看著鳥兒飛翔,這畫面給人一種滿淒涼的感覺。
 
  「你們要在那裡看多久啊?」
 
  巴隆依著校門的鐵欄杆對著那呆滯的三位獸人大喊著。
 
  依學校規定學生出校門必須有許可證,但特爾並沒有許可證所以巴隆得帶他出來才算數。
 
  「老師,我們走了喔~」
 
  特爾跟巴隆揮揮手之後慢慢離去。
 
  巴隆目送著他們的背影直到他們消失在路得一端,之後又補上「啊~年輕真好。」一句,就某種意義上來說是故意講得很大聲的,大聲到學校外面的少林裡都有幾隻小動物從樹叢竄了出來,落荒而逃。
 
──────────────
 
  樹林裡的大樹擋住了強烈的陽光,三位獸人行走在其中,這條路經常有人經過所以地上幾乎不會長草,這條路就是這樣形成的。
  
  「我們要住哪裡啊?」
 
  特爾看著前方的路,如果不看路可能會撞到路中間的樹。
 
  「我的別墅,我請他們準備了蠻好的別墅。」
 
  雷伊拿出手機比了比,意思大概是說他剛剛用手機講過了。
 
  「雷伊的別墅很大喔~」
 
  萊恩雖然用手畫大圈圈但用手畫大圈圈很難比喻出那房子的雄偉。
 
  「但是……管家說只借得到最小的別墅……」
 
  照理說有錢人都會說別墅很小但其實很大,故事都是這樣設定的。
 
  「沒關係啦~有得住就好了~」
 
  心情不錯的萊恩踩著愉快的步伐在樹林間穿梭。
 
  於是他們來到了車站,車票由萊恩負責購買,萊恩跑向售票台,說幾句話之後又回頭看了一下兩獸,之後把手放在嘴邊小聲的說:
 
  「請給我兩張學生票,還有一張幼兒票。」
 
  聲音與其說是小聲不如說是故意很明顯的放低聲音。
 
  特爾皺起眉頭發出「嘿!?」的感嘆聲,但他也沒有反駁的理由,因為特爾是擁有「個子矮小」與「童顏」要素的人。
 
  拿著兩張學生票與一張幼兒票的萊恩,表情智障的奔回來,之後又很戲劇性的跌倒。
 
  「報應。」雷伊說。
 
  「不要小看幼兒。」特爾不滿的說。
 
  兩獸的語氣都不是很高興的樣子。
 
  雷伊從萊恩手上得到一張學生票以及幼兒票,所以特爾現在成了小孩子。兩個大哥哥帶著小朋友四處趴趴走,其中雷伊還會用著很奇怪的眼神看著萊恩,這種情況身為旁人的觀感感覺就像是「這小孩是他們的。」。
 
  「我幫你放票吧,不然就不像小孩子該有的樣子了。」
 
  雷伊幫特爾把票給了剪票員。
 
  「這樣就好了……你那是什麼表情啊……」
 
  雷伊看著一臉嘟著嘴的特爾,感到十分無言,但為了省這車票錢,萊恩還是打算回程在買兒童票。
 
  「阿爾他不喜歡別人把他當小孩子看吧?」
 
  萊恩撫摸著頭腫起的大包包,並將票遞給年記不小的剪票員。
 
  「當然不喜歡……」
 
  特爾壓低聲音了,與氣充滿無奈與些許的憤怒,頭低了下來,表現出非常失落得特爾,走進了電車裡。
 
──────────────
  
  車箱上人意外得少,因為這列電車是通往西部海邊的電車,
 
  「不過話說回來,這是我第一次坐電車耶。」
 
  特爾坐在淺綠色附有墊子的長椅上,特爾太矮拉不到吊環,在他知道他不能拉吊環時,他又更加難過了,有好一段時間都坐在長椅上畫圈圈。這是他心情平復之後的第一句話。
 
  「嗯?你不是坐電車來這的嗎?我一直以為你是坐電車來這的。」
 
  萊恩坐在特爾的左邊,偶而會看看窗戶外面都是樹的風景。
 
  「我爸媽是開車帶我來得,他們說我在電車上可能會遇到壞人。」
 
  「有這種會擔心兒子的父母,阿爾還真是幸福。」
 
  「不過我爸媽是怕我被綁架他們會沒有錢給歹徒,做為優先考量的意思。」
 
  面無表情說出這樣的話,對特爾來說是常態了。
 
  「嗚哇……有這種不擔心兒子的父母實在是真不幸福。」
 
  萊恩跟雷伊都無言了。
 
  「看到海了。」
 
  拉著吊環站立的雷伊沒有特別的動作,就說出這句話,兩獸下意識是向後轉。
 
  海面反射著陽光,海浪拍打著礁岸激起白色的水花,還有幾艘小船在蔚藍的海域上行駛,背後的淡藍天空加上些許白雲,讓人看了非常舒服。
 
  「嗯,海跟以往一樣藍呢!雷伊。」
 
  「這個地方是未開發地區,有點偏鄉下但是有超商,非常方便。」
 
  雷伊簡短介紹這海灘的特色。
 
  「哇~開始期待別墅是什麼樣子了。」
 
  特爾開始興奮了起來,原本因為身高的關係而沮喪,但現在心情有漸漸迴轉了。
 
──────────────
 
  「呃……」
 
  特爾呆掉了。
 
  雖然已經看到海了,但是到別墅的途中卻經過了一小時。
 
  「這個別墅……」
 
  萊恩看傻了。
 
  「這就是剩下來的小別墅。」
 
  雷伊直視前方,絲毫沒有動搖。
 
  周遭氣氛開始黯淡下來,感覺上好像有心情低落符號正在產生中。
 
  「好小喔……好小喔……好小喔……(略)。」
 
  特爾進入失落狀態。
 
  「這個別墅比以前小好多──。」
 
  「我不是說過……這次的會特別小。」
 
  「我都忘了雷伊家經營的別墅有給一般民眾用的……」
 
  萊恩似乎有點頭暈而搖搖晃晃的。
 
  這棟別墅──不對!是小木屋!到底有多小呢?差不多夠三個人睡。只夠三個人睡唷!所以當三人躺下時就沒空間了!似乎是太小看雷伊家了,連這種「別墅」都有。
 
  「進去吧。」
 
  嘴巴上說進去吧,卻是用拖得帶他們兩個走進屋內。
 
  「別墅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小喔……好小喔……好小喔……(略)。」
 
  「你們兩個不要念了啦!」
 
  進入整個都是用木板拼成的小木屋之後雷伊就依著牆壁邊緣躺下去睡午覺了。
 
  「喂。你不去玩水嗎?」
 
  萊恩輕輕踢了雷伊一下,手上拿著充氣排球,已經換上泳褲了。(他出門前就換好了。)
 
  「外面太熱了,你們自己去我下午在過去找你們。」
 
  雷伊頭也不回得躺著面向牆壁。
 
  「是嗎?好吧!喂~阿爾,你換好衣服了嗎?」
 
  萊恩跑出去了。
 
  「呀啊!我不是說我換好了會過去找你!」
 
  「啊……」
 
  雷伊跟特爾得聲音對雷伊來說有點小聲。
 
  「……房子明明沒有冷氣怎麼會這麼涼快……」
 
  雷伊獨自躺在木屋中……
 
  「碧……」
 
  孤單的聲音迴盪在小小的木屋中……
 
─────────────
 
  「唔呃……」
 
  「啊唔……」
 
  萊恩跟特爾拄著可能價值上百萬得漂流木枝,在海灘上行走。
 
  「早知道就不要玩水母漂了……」
 
  萊恩的樣子有些落魄。
 
  「早知道就不要抓著萊恩躺在泳圈上睡覺了……」
 
  特爾頭髮凌亂樣子也是非常落魄。
 
  「這裡到底是哪裡呀……」
 
  「是孤島吧……孤島……」
 
  「我肚子好餓喔……」
 
  「我也是……你看!是海帶耶!」
 
  「哇~海帶~不用餓肚子了。」
 
  兩獸圍著那一條明明是昆布卻被稱為海帶的昆布。
 
  「不行!阿爾!這海帶給你吃吧!」
 
  是昆布。
 
  「噢!我不能讓萊恩你餓肚子呀!你快吃掉海帶吧!」
 
  是昆布啦!
 
  「媽媽,那兩個大哥哥看著海帶在幹麻呀?」
 
  就說是昆布了!
 
  「噓!不要看!」
 
  媽媽為了不讓孩子模仿這兩位怪怪的大哥哥,便快速的帶著小孩跑開現場。
 
  特爾跟萊恩這才發覺,旁邊有一兩個用異樣的眼光正在投視著他們的獸人。真是尷尬的場面。
 
  「啊啊~不演了啦!」
 
  萊恩拿起昆布甩呀甩得。
 
  「嗯……天氣好熱喔,我們回木屋好了。」
 
  「同意。」
 
  萊恩說完就把昆布向海中丟。
 
  「你們不演了喔?」
 
  大太陽底下,有位身高略高的少年,他有一頭黑色的飄逸長髮。
 
  「雷伊……你不是要待在木屋裡?」
 
  萊恩看著在不遠處的雷伊。
 
  「啊……我在準備今天晚餐的材料。」
 
  「可是現在才中午耶。」
 
  「喔~雷伊是不是覺得很孤單所以想出來找我們玩?」
 
  萊恩瞇上眼睛做出偷笑的表情,雷伊的神情也顯得有些尷尬,就在沒有說話的四秒後阿爾先開口了。
 
  「我們去打排球吧!」
 
  扯開話題就是了。
 
  「喔!這是個好主意,我記得我剛剛把沙灘排球丟到旁邊去。」
 
  環顧四周的萊恩找到了他的沙灘排球──在很遠海上漂浮著。
 
  「……飄好遠喔,萊恩都把球亂丟的說。」
 
  阿爾的雙耳下垂顯得有點失望。
 
  「那不然我去撿回來!喝!」
 
  噗通一聲萊恩跳進海中開始朝著沙灘排球游進,很漂亮的自由式顯現出萊恩平常一定有在練習。
 
  「啊,是大海浪。」
 
  阿爾看著萊恩被大海浪捲走了,被捲走得同時還發出「嗚呀!」的聲音,之後阿爾跟雷伊就看著萊恩在海上載浮載沉的,就某方面意義來說應該是要有人去救他才對。
 
  「呼呼……喝喝呼……噁……雷伊去好了……」
 
  溼答答的萊恩落魄的趴在海邊,一邊吐水一邊喘息著。
 
  「果然還是要我去才行。」這代表雷伊不只撿了一次。
 
  說完無奈的雷伊就脫下紅黑條紋的薄外套,跳進海中,雷伊並沒有用自由式而是在海中前進,可以免於大浪的洗禮呢。
 
  不久雷伊就到了沙灘排球飄浮的位置,只是回來時雷伊無法用潛水的方式,所以雷伊直接在海面上殺球,排球雖然很輕但是被雷伊攻擊之後卻快速又筆直得飛向沙灘,阿爾試著接住並且擺出接球姿勢,但萊恩又快速的將阿爾推倒,球就飛到阿爾身後發出爆裂聲,之後就下起沙子雨了。
 
  「呸呸……剛剛是什麼情況?」
 
  特爾吃到沙子了。
 
  「呸!雷伊的殺球很可怕的,千萬不要跟他玩排球。」
 
  萊恩吃到紫色的海星。
 
  「我就怕這種事情發生……」
 
  阿爾開始發抖並且直冒冷汗。
 
  之後就開始了絕對不能有雷伊的排球競賽。
 
  「那麼就由我來發球了。」
 
  萊恩用右手漂亮的擊球,使球飛出完美的軌道。阿爾則是用雙手去頂球,球就這樣一直來來回回的。
 
  最後第一回合特爾以零比三百分輸給了萊恩,第二回合也開始了!
 
  「我要發球了!」
 
  阿爾將球向上拋打算直接殺球,就在拋上去的同時,海面上傳來巨大的轟隆聲。
 
  轟──轟──
 
  「嗚哇~那是什麼呀!」
 
  萊恩踩在沙灘上看著海中浮出的生物。
 
  「那個是……」
 
  嚇到說不出話來的雷伊坐在沙灘上,雷伊的表情充滿恐懼。
 
  「那……那個就是魔族?好大喔。」
 
  特爾接住沙灘排球看著海中的章魚。
 
  於是回到了一開始的地方,事情就是這麼發生的。
  
  「找到目標了over!大空‧雷伊,這次一定到抓到你!其他人就當作原本就不存在。」
 
  面具男講完對講機之後揮動了手中有點古老的魔杖,大章魚開始揮動長長的觸手。
 
  咻────
 
  觸手朝著萊恩筆直的飛過去,萊恩傻住了,一上的學生還沒有學戰鬥學所以不知道要怎麼反應是正常的,也就是說能等死了。
 
  「萊恩!」
 
  雷伊努力衝向了萊恩,但速度還是稍嫌不足,「嗚!」的一聲雷伊跌倒了,他肯定趕不上萊恩被攻擊的瞬間。
 
  「可惡……碧!────」
  
 
  鏘────趴嘰──────!
 
  待續──

---------------------------------------
後記:
答應好的……我生出來了……小說第二章!
因為時間不早了~我簡單打一下後記
這次是故意跳過很多天的~
因為中間的故事過於平凡,所以直接跳重點,以後的小說可能也是跳重點吧(?)
這次大概又會被挑出很多怪怪的地方吧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