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阿爾毛落書記
關於部落格
目前維修整理中=D
  • 15222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小說]幻月學園 第三日 往事與冰塊

  因為束髮少年萊恩的邀約,特爾前往了海灘去遊玩,但是卻遭到的魔族的襲擊,他帶著非常危險的魔族生物,萊恩正一步步逼近死亡,雷伊卻只能束手無策。
 
  不行……趕不上,長髮少年雷伊,心中充滿了這個念頭,他始終無法拯救豎髮少年萊恩的命運。
 
  鏘────啪嘰──────!
 
  「嗚──喔──」
 
  章魚的頭上插上了一根粗粗的冰柱,發出了呻吟聲。
 
  「冰柱……」
 
  「是冰柱。」
 
  「跟在小木屋一樣的氣息……」
 
  大家同時望向冰柱飛來的方向。
 
  空氣中傳來陣陣的寒氣,一位白髮少年優雅的站在沙灘上,手裡拿著擁有兩對翅膀的法杖,他身穿著藍色將軍制服,帶著裝飾用的小眼鏡,給人冰冷的感覺。
 
  「什麼!什麼人?」
 
  黑衣男子搖搖晃晃的,好不容易才站穩腳步。
 
  「……我是隸屬於幻月學園皇族特勤部的──冰封 沁藍。」
 
  白髮少年淡淡的說,絲毫沒有加入任何感情。
 
  「皇族特勤部……遭了。」
 
  黑衣男子發現情況不對,想要逃走了。
 
  「我受到命令,必須在這逮捕你。」
 
  回過神來名為沁藍的少年已經站在與黑衣男子差不多的位置。
 
  「……」
 
  「冰牢!」
 
  黑衣男子就這麼被冰牢監禁了起來了。
 
  「這種籠子根本只是小角色!」
 
  男人用腳用力一踹冰牢的圍欄,沒想到欄杆並沒有斷裂,反而長出銳利的冰刃,反刺在男子的腳上「哇哇哇哇哇哇──」男子發出諸如此類的慘叫聲。
 
  「遊戲玩完了,去跟國王說吧。」
 
  沁藍從袖子拿出一張符咒,貼在牢籠上,牢籠就這麼消失了。
 
  「嗚……喔……」
 
  「非常抱歉……因為你是魔物。」
 
  唰────
 
  章魚很平均的被冰刃切成兩半,還不斷發出「喔喔喔喔喔喔────」的叫聲,之後躺在海中慢慢化為光點。
 
  「……剛剛是什麼情況。」
 
  萊恩呆住了。
 
  不只有萊恩呆住了,特爾跟雷伊都傻掉了。這逮捕速度可說是快到不能在快了。
  
  白髮少年慢慢走向雷伊。
 
  「您沒事吧?雷伊大人?」
 
  「雷伊大人!」
 
  特爾很驚訝的說。
 
  「我重新自我介紹,我是冰封 沁藍,我是受到校方委託,前來暗中保護雷伊的。」
 
  「校方是指學校?」
 
  「是的,委託的人是幻月學園的校長,B級任務,任務內容是保護雷伊,我只是遵照校方所開的條件給予雷伊適當的稱呼。」
 
  講話絲毫不帶感情,只是平平的敘述。
 
  「那個黑衣男子是誰啊?他剛剛差一點就會殺了我呢!」
 
  萊恩嚴肅起來了。
 
  「這個……雷伊大人應該很清楚才對,您要不要自己說呢?」
 
  只能用冷漠來形容沁藍了。
 
  「……都到這裡了我也有解釋的必要,那個黑衣男子算是魔族那方的人,他們想要抓我很久了,雖然這麼說,這也只是他們第二次直接進行攻擊了。」
 
  雷伊的神情帶著說不出的委屈。
 
  「第二次?根據我所得到的歷史資料,雷伊應該沒有這種記錄才對,方不方便說出來呢?這樣我做報告時的完整性及可信度應該會比較好。」
 
  那是在太平洋大陸上的種族──魔族,他們是由死神所創造出來的生物,後來被放置在魔界,他們與原先在此的獸人種族發生了衝突,話雖如此,據說獸人也是由死神所創造的生物,只有早晚到之差,魔族比較不講理、野蠻、殘暴,但也有少數是講求和平主義的,魔族區域只有在太平洋大陸上,其餘沒有任何的地方能給魔族居住。
 
  「攻擊我的魔族大概是他們哪個村落的手下,想得到我的財產吧。因為只要能掌控大空集團的長子,就等於掌控了全球百分之七十五的股市。」
 
  這數字真嚇人。
 
  「關於他們的第一次襲擊……是在八年前,我還是八歲的時候……」
 
─────────────
 
  「吶吶,碧哥哥,今天要去哪裡玩啊?」
 
  小時候的雷伊頭髮格外的短,說話也帶著一種輕飄飄的感覺。
 
  「嗯──去森林裡找蘑菇當點心吧!」
 
  看不見少年的身影,只有聲音,但給人一種親切感。
 
  「哇咿~好棒喔。」
 
  雷伊的表情充滿喜悅,與現在的雷伊相比根本是判若兩人。
 
  一切的源頭就是從這裡開始。
 
  「找到了,大空家的長子,大空雷伊。」
 
  同樣的黑衣男子,只是這一位略胖。
 
  他站在樹妖的樹梢上,樹妖平常是很溫馴的,森林的物種多樣性也會影響到樹妖的生長,但這男人使用的樹妖,是生長在太平洋大陸的枯木邪樹妖,擁有非常重的妖氣與邪氣。
 
  「雷伊在我背後!」
 
  少年把雷伊安制在身後,之後對著男子咆哮。
 
  「我才不會讓你得逞呢!喀────!」
 
  「哥哥!」
 
  木妖狠狠的就先給少年一拳,使之跪在地上,少年的嘴角還有一點點噴濺的血跡。
 
  「少來礙事!聚合光!」
 
  右手散發白色光輝的木妖,將手對著少年準備發動。
 
  「我說過不會讓你得逞的!我會保護雷伊!不會讓他受傷的!」
 
  少年憑空抓住一把白色透明的弓箭拉開沒有箭矢的弓,就像魔術一樣弓弦上出現了箭矢,少年的背影只有拉著弓箭的樣子。
 
  「潔!白色之翼!」
 
  少年放開閃爍白光的弓箭,樹妖也發射了聚合光,現場被光所掩埋了,只聽見少年與樹妖的慘叫聲,之後兩者還有黑衣少年都消失在其森林裡,只見到空中飄揚著木屑與黑色碎片。
 
  「……」
 
───────────
  
  「他就這麼消失了。之後我就沒看見他了。」
 
  雷伊的表情落寞了起來。
 
  「非常謝謝您所提供的資訊。」
 
  沁藍大概也察覺到了,沒有多說什麼。
 
  「我一直很好奇,沁藍是幾年級?」
 
  阿爾看著沁藍手上所持的法杖,表情有些神疑。
 
  「我是一年級,如果你要問我為什麼持有「武」……這點我也不知道。」
 
  在學園裡有規定一上的學生沒有權利得到「武」這個東西。而「武」是一種強化自身的一種道具,使用它變身之後會得到跟自己相同取向的武器,而武本身的型態都不太一樣,不過都是方便攜帶的。
 
  「啊!難到你是……學園中傳說得「冰之伯爵」還有「冰龍討伐者」的稱號,那個年紀輕輕就取得武使用權的沁藍!」
 
  萊恩講出這一大串的東西,使阿爾覺得「又多一個身世龐大的人」的感覺。
 
  「是的。」
 
  簡潔有力,不拖泥帶水,好像是這個人的風格。
 
  在這之後,雷伊一直都沒有講話,眼神也有些低落,還會不時看著萊恩,一看就是約五分鐘左右或更久,但萊恩始終沒有察覺到,這神經大條的狼……。
 
  之後沁藍也就加入了雷伊行列,不過「別墅」已經沒有位置了。
 
  時間是當天傍晚。
 
  「沒關係,我坐在旁邊就好。」
 
  沁藍變回原樣之後,其實是穿著淡藍色T-恤配上白色休閒短褲。其實他是有打算一起來玩的?
 
  「你不回去嗎?」
 
  正常來講這麼說感覺是像在趕人回去,但是萊恩完全沒那個意思。
 
  「……我不會坐電車。」
 
  面無表情,眼神認真,但嘴巴說出來的卻是足以讓人跌倒滑行五公尺。
 
  「你是怎麼來的啊?」
 
  特爾大概洗好澡了,換了那件白色無袖衫加上短牛仔褲。
 
  「走路。」
 
  大家已經不知道要怎麼接下去說話了。
 
  就在兩人一直不停詢問沁藍的此時,雷伊獨自一人雙手抱膝坐在沙灘上欣賞晚上的星光,比較不一樣的是,雷伊兩眼無神。
 
  「碧……」
 
  雷伊又低下頭來,靜靜地聆聽海浪拍打沙灘的聲音。
 
  「吶吶。沁藍有沒有小時候的照片?」
 
  阿爾吃著晚餐剩下的烤肉。
 
  「沒有。」
 
  「咦?怎麼會?」
 
  萊恩也相當驚訝。
 
  「簡單來講……我並沒有從前的記憶。」
 
  沁藍翻著厚厚的外文精裝書,一邊默默的說。
 
  「……」
 
  跟他說話會有一種「接下來我要說什麼」的感覺。
 
  「發生了什麼事?啊。你不想說就算了。」
 
  萊恩開始鋪床了。
 
  「不知道……我就像是突然出在這個世界上,沒有戶口,沒有獸人看過我,我也想不起以前的事情,連家人都不存在,我唯一只知道的一件事就是我是皇族的特勤部。」
 
  沁藍繼續翻著精裝書。
 
  「……」
 
  萊恩將床攤平,之後又安靜的走出小木屋,不想打擾到沁藍,而阿爾已經攤在萊恩剛鋪好的三人分床上了。
 
  「喂~雷伊。差不多該睡了吧?」
 
  雷伊依然不動如山的坐在那。
 
  「……還在難過嗎?」
 
  「……」
 
  雷伊似乎有些反應了。
 
  「走吧……回別墅去。」
 
  雷伊站了起來,之後頭也不回的把萊恩丟在沙灘上一個人離去了。
 
  「既然他都這麼說了……」
 
  於是萊恩也開是移動到了小木屋。
 
  當萊恩到達小木屋時阿爾跟雷伊已經先躺了,雷伊什麼事情都沒有做感覺他應該不會那麼累才對啊。萊恩也隨之躺下之後就慢慢的睡去了。
 
──────────────
 
深夜的海邊,草叢中不斷發出小型無害魔物的叫鳴聲,和海浪聲型成完美的交響曲,就在這個時候做著美夢的萊恩被一種聲音叫醒了。
 
  「萊恩……你睡了嗎?萊恩。」
 
  「嗚嗯……是雷伊嗎?什麼事情啊?」
 
  萊恩睡眼惺忪的爬了起來,雷伊躺在他的地方指示著萊恩過去。
 
  「幹嘛?……」
 
  萊恩爬到雷伊的位置去。
 
  「……」
 
  「嗚啊!」
 
  雷伊突然把萊恩壓在地上,學著一身功夫的他當然很輕鬆能將對方壓制。
 
  「你幹什麼!雷伊。」
 
  萊恩把聲音壓低,不想吵醒阿爾。
 
  「我一直覺得……你長得很像碧……」
 
  碧就是雷伊小時候跟他一起玩的那位大哥哥。
 
  雷伊一直看著萊恩的臉,讓萊恩開始有種奇妙的感覺。
 
  「放開我──」
 
  「……」
 
  雷伊整個趴在萊恩身上,讓萊恩很難為情,之後雷伊的臉開始紅了,他把臉靠近萊恩的脖子,之後不停的舔舐。
 
  「喝啊……你幹什麼。雷伊……」
 
  從頭到尾只有反抗的萊恩顯然他沒有強烈反抗的舉動,只是萊恩開始覺得有種可以接受的感覺。萊恩的臉早就紅的跟蘋果一樣了,雷伊則是一直不停的舔著萊恩的脖子。
 
  大概好一陣子萊恩開始沒有反抗的力量了,萊恩他開始全身無力了。
 
  雷伊也隨之停止,之後雷伊開始將臉湊近萊恩的臉,企圖吻上去,萊恩也必上眼睛,他就這麼接受了嗎?
 
  刷啦。
 
  「……」
 
  「……」
 
  兩獸同時看向小木屋的牆角,一個白色短髮的貓耳少年坐在那裡翻閱著厚重的精裝書,之後他抬起頭與兩位眼神交會。
 
  「……我如果打擾到兩位,那我出去好了。」
 
  說完沁藍就緩慢而無聲的走出小木屋。
 
  「……」
 
  「……氣氛都被打斷了。」
 
  「什麼氣氛啊!」
 
  萊恩把雷伊推開之後躲到牆角去。
 
  「剛剛是怎麼回事……怎麼會有那種感覺。」
 
  萊恩摸摸自己的脖子,臉又暈紅了起來。
 
  「喂。萊恩。過來跟我睡。以前碧都會跟我一起睡。」
 
  「我才不要!打死我都不要!」
 
  見著萊恩反抗著自己的要求雷伊則是毫不猶豫的直接將萊恩整個拉進懷裡,之後抱著萊恩躺了下來。
 
  「嗚哇!雷伊!你……唔……」
 
  萊恩在雷伊的懷裡顯然有些羞澀,不過萊恩也累了,他也不想管那麼多,就這樣慢慢睡著了。
 
───────────
 
  「嗚啊……這是什麼情況。」
 
  雖然說晚上刻意躲過特爾視線,不過早上他們睡在一起的畫面還是被發現了。
 
  「他們兩個感情真好。」
 
  從窗戶外探出頭來的是沁藍,他晚上好像都在那裡。
 
  就這樣事件不斷竄出的海邊之旅總算結束了。
 
  「呼啊~」
 
  萊恩在雷伊懷中伸了個懶腰。
 
  「喔。早安啊。」
 
  臉上絲毫沒代表情的雷伊搭著萊恩的肩膀問早。
 
  「……嗯,早啊。阿爾還沒起來呢……趕快趁現在跑回去吧。」
 
  說完萊恩就靜悄悄跑回自己的地方躺著。不過其實阿爾早就發現了,他只是在故意裝睡呢。有必要這麼辛苦嗎?
 
  就在回程的路上阿爾不斷的跟沁藍聊天,沁藍也搭上了他一生第一次的電車,不過那兩位一直都沒有對話。他們兩個只是各看各的,有時候雷伊還是會不斷看著萊恩,之後又露出難過的表情。
 
 
  第三章完。
------------------------------------------
  阿爾的後繼:
  這篇有解釋了前一篇的一些謎團~但是因為有了這篇謎團又多了很多!!
  所以我列出比較主要的謎團有助於讀者方便以後回顧:
    --碧的真實身分
    --沁藍得過去

  這兩個算是鋪陳吧!為了以後而下的"腐筆"(腐沒有打錯喔!)
  兩個都會牽扯到一點BL得劇情不過腐筆這兩個都要到很後面才會揭開!
  再那之前祈禱阿爾能夠打到那裡吧!

  插圖的部分……一直沒時間去修……只能草草交搞ˊAˋ
  雷伊的手……一直很想修可是又好懶(被打爆

  希望讀者會喜歡!
  謝謝支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