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爾毛落書記

關於部落格
目前維修整理中=D
  • 151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幻月學園 第七日 社團活動開始了!

  -早晨-
 
  「……這個社團到底是創來幹麻的……害我浪費了這個週末時光……」
  坐在社團教室內的是擁有一頭黑色長髮的雷伊。
  「不知道呢!我只是來這社團鬼混罷了~」
  在桌子的另一端是新面孔,名子叫做亞獅的獅子。
  兩獸悠閒的下著桌上棋盤遊戲,這種遊戲對雷伊來說,根本跟脫衣服一樣簡單,輸到最後亞獅都舉雙手投降了。
  「啊哈哈~我又輸了~」
  「真是沒挑戰性……」
  雷伊把玩著代表將軍的棋子,眼神飄往窗外。
  突然門被輕輕推開了,有股涼涼的風從門為傳了進來。
  「啊……只有亞獅在啊……」
  擁有一頭白色短髮,名為沁藍的貓人獸從門外探頭進來。
  「不要無視我……我也在啊。」
  雷伊這麼一說沁藍又多補了一句:「什麼,原來你也在呀。」
  這句話讓雷伊感到相當不被重視。
  「我做了便當,要吃嗎?」
  沁藍從背包拿出親手製作的便當,從他的臉上看得出很不一般的微妙笑容。
  「你又做了便當呀~我當然是要吃囉!」
  亞獅笑容可掬的接下便當,當亞獅打開餐盒的同時,雷伊相當訝異,那飯上面出現了紅色的愛心,重點是那愛心還是用生鮭魚卵排成的。
  「這也太高檔了吧?還有,那愛心是怎麼回事?!」
  雷伊指著那詭異的愛心。
  「「沒有特別含意。」」
  沁藍與亞獅同時說出這句話。
  「……」
  雷伊無言了。
  就在寂靜快要瀰漫整間社團教室時,把寂靜打破的獸出現了。
  啪咚!的強烈開門聲。
  「呀哈哈!!你們都在呀!我還以為你們不會來呢!啊咦?在吃便當?我也要吃!我也要吃!」
  萊恩走了進來,身後還跟著快哭的女僕貓特爾。
  「你又給阿爾穿這什麼不成體統的衣服啊?」
  雷伊看著泛淚的特爾,特爾看到雷伊正在打量著自己更是直接哭了起來。
  「吶吶!亞獅,我也要吃一口。」
  萊恩開始跟亞獅乞討要飯吃,亞獅的表情有些微的為難。
  「沒……沒什麼不可以啊。來!給你。」
  亞獅將便當整個從沁藍面前遞了過去。沁藍察覺「咦?亞獅用過的筷子……」。
  「我要開動啦~啊~」
  嗚哇!亞獅用過的筷子要被萊恩給……沁藍非常緊張。
  畫面定格在萊恩要吃下去的瞬間,沁藍吐出了心聲。
  「只要萊恩吃下去,那豈不是間接接吻?這種事不能發生,沒錯!絕對不能發生!我一定要設法阻止,不然就太遲了!」
  時間又開始流動,想法怪異的沁藍要行動了!
  「請你住手!」
  在沁藍說出「請」這個字的時候萊恩已經吃下去了,說出「你」的時候沁藍在移動中,說出「住」的時候沁藍的頭埋在萊恩的肚子裡,說出「手」的時候萊恩把飯吐出來了,在最後的「!」出現時萊恩是往後倒的樣子。
  「噗呃……」
  萊恩陣亡。
  「啊啊……便當……」
  亞獅看著散落一地的便當,裡面還可能參雜著萊恩噴出來的飯粒與鮭魚卵。
  「……!!」
  雷伊看傻了。
  「嚇!!……」
  特爾被嚇的連哭都忘記了。
  就在全場寂靜之時沁藍冰冷的身姿站了起來,頭髮上還黏著一些飯粒。
  「啊……我……對不起!」
  沁藍露出平常不會出現的表情──驚訝,他好像發現自己無意間把萊恩給撞暈了,正慌張的道歉著。
  「唔……沒關係,沁藍……你在拖延災難的發生。」
  雷伊鎮定的說。災難大概就是指萊恩了。
  亞獅露出失望的表情,看著散落一地的便當,有說不出的複雜感情……
  就這樣,在萊恩醒來之前這個神祕的動漫研究社暫時不會有任何活動了。
 
  啪!
  「嗯哼!這就是你們要交出的報告!」
  一位帶著綠色民族紋樣頭帶身上飄有鮭魚腥味的狼少年──萊恩,拍著桌子如此說。他的頭上還有幾粒飯粒。
  他面前的三位(沁藍面無表情)獸人都面有難色。
  災難,開始了!
  「喂喂喂!這是什麼鬼報告!」
  擁有一頭烏黑亮麗的飄逸長髮,全身充滿著西方王子氣息的他叫做──雷伊。雷伊正拿著一張標題寫著社團研究報告的紙張。
  「這是要給我看的!我要看看你們有沒有一些經驗,在判斷我將來要不要用魔鬼教育!」
  萊恩興致勃勃的繼續說著。
  「既然都來到了這裡,當然就得乖乖聽話!退社團不可!」
  「……呃……那個……『寫出H漫常出現的劇情研究報告』是什麼意思?」
  頭上有一搓明顯的毛,有如小孩般幼弱的聲音,在雷伊身旁的貓咪女僕──特爾,提出了問題。
  「……這個用講的很麻煩,阿爾!這本給你!」
  說完萊恩丟了一本漫畫在特爾的桌上。
  標題寫著《工口大全》是一本不折不扣的限制級漫畫,特爾看著勁爆的封面不知不覺打了冷顫。
  「咦?這個是?要給我看的嗎?」
  特爾冒著冷汗看著萊恩。
  「阿爾!不要看!」
  雷伊立刻拿起《工口大全》順手丟了回去。
  「嗚哇!雷伊!小心一點丟!」
  萊恩差點被雷伊回傳的《工口大全》砸到,幸好是閃開了。
  「這本不行的話試試看這本吧!」
  萊恩接著又傳了一本名為《我們的友誼》的BL向漫畫給了特爾。
  「……這本好像可以……」
  特爾拿起了《我們的友誼》開始翻閱。
  「阿爾……他給的書最好都不要看……看來是來不及了。」
  雷伊來不及阻止特爾,特爾看著漫畫臉不覺得紅了起來。
  
  『哥哥……』
  小狼少年裸身依著狼青年。
  『嗯……啊……』
  接著出現了神祕的棒狀物朝著小狼少年的屁股磨蹭。
  『唔……哈啊……好舒服……』
  小狼少年露出淫穢的表情,感受著狼青年的震動。
  最後地板上都是白色的黏稠體液,小狼少年深情的望著狼青年露出可愛的表情。
  『我還要再一次!』
  唰!
  特爾將《我們的友誼》給闔上,並且慢慢的將書放回桌上。
  「呃……阿爾?」
  萊恩開始擔心特爾了。
  「看吧看吧!我就說不要給阿爾看的。」
  雷伊對萊恩指來指去的。
  特爾的臉紅的跟蘋果一樣,低著頭之後開口說話了。
  「那……那本書……真是刺激!」
  「看吧看吧!咦────!?」
  雷伊被特爾的言行給驚嚇到了!
  「喔!原來阿爾喜歡這類的書啊,怎麼不早說呢?我這有很多喔。」
  萊恩高興的翻著自己的書包,拿出好幾本封面都是超爆的詭異漫畫。原來萊恩上課都帶這種東西呀。
  特爾瞪大了眼睛看著那幾本封面都是兄貴、御兄等等的限制級漫畫,臉則是更紅了,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了起來,直到最後他根本沒有正眼看萊恩一眼。
  「我……呃……」
  特爾的視線開始模糊往天花板上飄。
  特爾兩腳一軟,唰的一聲跪在地上,驚嚇到了在場的所有獸人。(沁藍除外)
  「阿爾!?」
  雷伊趕緊以最快的速度扶助特爾。
  「似乎是承受不了了呢!」
  從一開始都沒有說話,一講話卻是沒有絲毫感情,全身就像散發著冷冽的寒氣般,那一頭白色的短髮更能稱托出他的冷酷──沁藍就是給人這樣的感覺。(雖然剛剛脫線了一下)
  「我也是這麼覺得……雖然都高一了。但是就是覺得對他來說好像還太早了,大概是因為萊恩強迫他看的原因,導致腦袋裝下太多不該裝的訊息所以最後短路了!」
  擁有王者像徵的蓬鬆棕毛,總是一臉掛著迷人的笑容的──亞獅把特爾說的跟機器人沒兩樣。
  「說的我好像是壞人似的……」
  「你本來就不是好人。」
  「唔喔……」
  雷伊的這番話就同等在傷口上灑鹽搬給萊恩重重的傷害。
  「嗯……我沒事的……沒關係的,我只是太衝動了~嘿嘿……這樣我大概知道報告要怎麼寫了!謝謝萊恩~」
  特爾皺著眉頭含蓄的說。他的臉還是微紅。
  「……沒人麼啦……」
  萊恩害羞的騷了騷後腦勺。
  隨之社團教室又陷入一震嚴肅的寧靜,大家正在思考著關於此份報告的走向,但從頭到尾雷伊一點都沒有思考的意思,反而是正在觀賞著放在書架上的動漫文獻,特爾則是一臉欲哭無淚樣,不知道從何下筆,亞獅一直對萊恩的行為舉止感到非常有興趣,一直注視著努力寫報告的萊恩,嘴角還不時揚起笑容,沁藍則是拋棄了厚重的精裝外文書,埋首於這份不正經的報告,就這樣沁藍第一個寫完了。
  「喔喔!寫的好快啊!」
  萊恩開心的接下沁藍寫的報告之後閱讀了起來。
 
  一開始是先慢慢熟悉他的聲音,之後慢慢開始熟悉他的笑容,那是一種快要被吸進去的強烈笑容,因為某天的巧遇而喜歡上他,慢慢的陪在他身邊……無怨無悔的默默付出,只希望能得到他的青睞……略。
 
  「呃……這是真情流露嗎?沁藍……題目是『寫出H漫常出現的劇情』耶……」
  「咦?那樣不可以嗎?……」
  沁藍慌了,一不小心就把自己內心的話統統寫在上面,還不少呢!用了兩張稿紙。
  「能讓我過目一下嗎?」
  亞獅伸出手來想要取沁藍的報告,萊恩很順手的就遞給了他。
  「這是……愛情史?」
  「還……還我!」
  唰!
  沁藍快速的從亞獅手中抽走了報告,轉身時沒踩穩還跌了一跤。
  「哇!」
  「你沒事吧?阿沁。」
  亞獅蹲了下來扶住了沁藍,沁藍被這舉動給嚇壞了,頭就像是熱鍋般不斷的冒出煙來,身體還不頓發抖。
  「我……我我我我……我我……」
  好靠近!好靠近!在一點就會親到了!沁藍腦中只有這幾句話。
  「嗯!沒事就好了!要是沁藍受傷了,我可就沒有便當吃了呢。呵呵。」
  亞獅露出純真燦爛的笑容,令沁藍當場暈了過去。「沁藍?!」亞獅吶喊著。
  「唔……他怎麼暈了。」
  萊恩無語的看著暈倒的沁藍。
  「我送他去保健室好了?」
  特爾走到了沁藍身邊,擔心的看著亞獅請求同意。
  「不……你們都忘了嗎?巴隆不是說過別去保健室?除非我們想死。」
  雷伊說出了關鍵的一句話,那是在開學時1-A的導師──黑狗巴隆,曾說過的話。
  沉默──
  「啊啊……那不然我把沁藍帶去保健室好了~嘿咻!這也是為了沁藍好,搞不好他中暑了呢。」
  亞獅將沁藍背起,看的出他力氣挺大的。沁藍與亞獅的身影在門關起來的同時也隨即消失了。
  「結果最後也沒能把報告交出來呢……那兩個。」
  萊恩嘆息的說。
  「你在擔心這個啊?!他可是你的社員耶!」
  雷伊忍不住吐槽了。夾帶著雙手攤開的姿勢,看出雷伊真的是很激動的吐槽。
  就在兩獸努力爭辯時,特爾已經完成了他的報告。
  「好了!我完成報告了。」
  「喔喔!」
  萊恩興奮著提高音量。
  「唉……我根本不想看。」
  雷伊摸著頭嘆息著。
  那是一個充滿著鮭魚腥味與昏倒少年的早晨,隨著時間的經過也已經中午了。
  「我們去餐廳吃飯吧。」
  萊恩摸著自己空空的肚子,對著特爾以及雷伊說。
  「我也已經餓了呢,嘿嘿。」
  特爾可愛的吐著舌頭,用他清脆的小孩音說。
  「那就去餐廳吧~」
  雷伊闔上厚重的動漫文獻,帶頭前往了餐廳。
  萊恩將社團的門關上前還窺視著內部,隨後他將們給關了。
  「等我一下!我要吃豚骨拉麵!」
  「我想吃草莓蛋糕。」
  雷伊淡淡的說。
  三位獸少年在走廊轉角失去了蹤影,留下了寂靜的社團教室,桌上擺著特爾的社團報告,與萊恩的Cosplay袋子,以及雷伊讀剩下的動漫文獻,還有沒掃乾淨的──乾飯粒。
 
  -早晨的後篇-
  亞獅將沁藍帶到了保健室門口,正當他要打開門時,內部傳來了強烈的騷動聲。
  「嗯啊……巴隆老……老師……請不要這樣……哼啊……」
  這充滿著喘氣以及淫蕩少年的呻吟聲,亞獅瞬間啞口無言,難道這就是會被殺的原因嗎?在做見不得光的事?!在保健室?!
  「……」
  亞獅露出了沉思的表情,思考著該不該打擾他們。
  匡啷!
  就在亞獅思考的五分鐘時門突然打了開來!
  「!!」
  從門內走出一個臉頰微紅,眼神憔悴的浣熊少年,他離開時還一直含情脈脈回頭看著保健室,模樣十分詭異。
  亞獅提高警覺走進了保健室。
  看見了坐在椅子上疑似暴露狂的犯罪者──黑狗巴隆,他是負責保健室的老師兼1-A導師。
  白色的長袍散發著酒精味,至於長袍底下是與長袍成對比的黑色──巴隆的毛色。沒錯,亞獅眼前這位與自己一樣是瞇瞇眼的老師,他只套了一見長袍,其餘什麼都沒穿,光溜溜,暴露狂,好大(?),等字眼在亞獅腦中一一浮現,這情景使亞獅原本只有零點二公分的瞇瞇眼,瞪大到零點三公分。
  「呃……那個……沁藍他昏倒了。」
  亞獅盡量把頭壓低,不要正視巴隆。
  「喔!把他放到床上吧。」
  亞獅將沁藍帶到保健室的床旁,當他拉開遮住病床的簾子時,更為吃驚了。
  那床單皺的不像話,而且還有一看就知道是什麼的白色液體。
  亞獅的心情複雜到了極點,他立刻將沁藍放到另一張床上,整個人開始疲倦了起來。
  「讓我看看他吧。」
  巴隆走了過來,白色的袍擺飄逸著,某東西也甩呀甩的,這畫面真是讓人想立刻衝出去,學校的保健室已經敗壞了嗎?
  巴隆摸了摸沁藍的額頭之後檢查了他的眼、口、鼻,巴隆下的定論是「他只是昏過去罷了。」這種簡單的定論,但這下事情更麻煩了!因為亞獅會找不到話題接,就這樣保健室除了呼吸聲幾乎沒有別的雜音。
  「你是1-D的吧?」
  暴露狂坐在椅子上翹著腳說。
  「啊,是。」
  暴露狂淡淡的笑了一下,緩慢的接近亞獅。
  「你剛剛有聽到吧?」
  「咦?」
  「還在裝傻啊?就是剛剛我跟那個少年的事呀!」
  「……我……我什麼都不知道……」
  亞獅嚇壞了,嚇的直冒冷汗。
  「呵呵!真是可愛呢!」
  巴隆摸摸亞獅的頭之後把門給鎖了起來。
  「做……做什麼?幹嘛鎖門?」
  「吶!我問你,想嘗嘗我的肉棒嗎?」
  這句話震驚了亞獅,他立刻把巴隆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給打掉。
  「你這傢伙,真是沒資格當老師!」
  亞獅憤怒的咆嘯著,真是難得看見這隻獅子發飆。
  「喔~生氣了!好可愛好可愛。剛才是開玩笑的啦!怎麼會當真呢?我對你這型可沒興趣呢!」
  巴隆摸摸亞獅的頭,之候看看沁藍。
  「不過那隻小貓就要小心了呢!他可是我的菜唷!」
  這什麼話……
  「你說這什麼話!沁藍可是我的同學耶!要是你敢對他怎麼樣,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亞獅生氣的吼著。
  「……很好,這才是我想聽的。我想你一定很想趕快把他帶離開這吧?」
  巴隆回到辦公桌上,對著因生氣而脹紅臉的亞獅說。
  「當然!」
  說完亞獅就扶起沁藍將他帶離開了保健室。
  回宿舍的途中──
  「……亞獅?」
  「你醒啦……」
  「……」
  「阿沁。」
  「嗯?」
  「我一定會保護你的!(不被巴隆亂來)」
  「咦──────?(這是?!)」
  「阿……阿沁?!」
  後來沁藍因為太過興奮又再次昏過去了。
 
  ─中午─
  這個房間是個非常簡樸的房間,白色的牆壁,不起眼的絨毛地毯,以及一張雙人床一張單人床。
  雙人床上躺著一位有角的少女,她有著修長的睫毛,從棉被伸出了白皙的手,肩膀上的內衣肩帶似乎快要掉落的感覺,更增添一股誘人的氣息。
  「呼哇~」
  少女在床上伸個懶腰,之後撐起身子,她睡眼惺忪的說:
  「……我竟然睡到中午了……」
 
  「吶吶~今天我們要學什麼占卜啊?」
  一頭秀麗的白色微長髮,鬢角尾端有著黑色的底色,少女提高音量興奮的問著另一位少女,這位白髮的少女叫做──月妙。
  「今天喔……我們不學新占卜!」
  身穿黑色斗篷頭戴魔女帽子,怎麼看都是一隻熊獸人的她叫做──夢魘,她將桌子一個個搬到了社團教室門口附近。
  「是嗎?那今天要做什麼?」
  一位散發成熟女人味的狐狸獸人,坐在椅子上,把玩著塔羅牌的她叫做──奇美,是個身材穠纖合度的褐髮少女。
  「今天……我們要幫大家算命!」
  夢魘隨便抽了一張塔羅牌舉的高高的,大聲的喊著。
  「啊……是死神。」
  奇美看著被舉的高高的「死神」塔羅牌,心中浮出一絲的不安。
  碰叩!
  「哇!我遲到了!……」
  社團教室的門被一位羊角少女狠狠踹開,聲音有如爆炸搬的傳遍整個教室,那一位最後出現的少女叫做──紫羽,她喘著氣,扶著門,看著那一隻熊。
  「……?幹麻把死神牌舉的那麼高?」
 
  所以,今天占卜社的社團活動,就是在社團教室門口進行「幫路人占卜大作戰」。
  「為什麼要加大作戰?整體聽起來就像是某種戰略似的……」
  奇美看著坐在她左邊的夢魘。
  「嗯──占卜本來就是要幫其他人算才有用嘛!所以囉,我才想到要用這種方法!不然老是在幫自己人占卜也不會有所成長的!而且週末也會有不少男孩子來到校園內……(不包括宿舍)」
  「妳想藉機釣男人呀……」
  奇美無奈的說。
  「咦?奇美不想嗎?」
  夢魘這麼一問,奇美的表情整的僵了起來。
  「與……與其說不想,不如說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奇美腦中不斷浮現黑色長髮的犬少年,臉不由自主的紅了起來。
  「喔~那個叫雷伊的長的來真帥呢!」
  「是啊……等等!妳認識他?我沒有提過他啊?」
  奇美似乎注意到她從來有對夢魘沒提起過雷伊的任何事情,但是夢魘卻說的她好像很熟似的。
  「啊……那個呀……嗯……嘿……唔……我有看過他就對了!對對對!我看過他唷!」
  夢魘開始心虛了,她似乎……不,是一定,她一定知道雷伊的事情,奇美的鬥志開始燃燒了!因為身旁終於有一個「情報者」了!
  「告訴我!快告訴我他的一切!」
  奇美抓住夢魘的肩膀不停搖動,夢魘都快被她給搖暈了。
  「咦──給給給我一點時間……我會去收集情報的……別搖了。」
  奇美終於聽到她想聽的答案了,她心滿意足的放開了夢魘。
  「耶?有占卜耶!喂喂。秋野要不要去算一下呢?」
  「好呀好呀!」
  「有客人上門了!喂──紫羽──月妙──有客人上門了喔!」
  奇美對著社團教室裡面大喊。
  「喔~」
  只有聽見紫羽的聲音。
  「那麼。奇美先開始吧。」
  「交給我可以嗎?我還是初學者的說。」
  「沒問題的!初學者就是要多練習呀!」
  「總覺得妳最後那句是多餘的……好吧!請問,妳要算什麼呢?」
  少女「我想要算……愛情的運勢!」
  「好。」
  奇美將塔羅牌放在有六芒星的桌子上一角放一張,之後要求少女從剩下的牌組中挑選想要更換的三張牌(不能翻開,只能更換,更換三張意味著「自我」,是可以改變的命運,而沒被更換的三張則是象徵「天意」),之後奇美要少女翻開更換過的三張牌,出現的分別是「13死神」、「寶劍五」以及「聖杯騎士」。
  少女「這三張是……?」
  「『13死神』代表的意義有結束或是必死等等的意思,而『寶劍五』有爭執或是離開的意思,最後那一張『聖杯騎士』是有追求理想與溫柔浪漫的意思。」
  奇美已經盡她所能翻譯了,可惜答案是錯的。
  「噗噗!奇美妳說錯了。最後那張『聖杯騎士』是要用『負面』去看,也就是說有騙局、過度浪漫、濫情等等的意思。所以說可以由聖杯騎士推斷妳身邊的愛人可能是個只會做表面工夫的爛人,他一直想要離開妳結束掉這段不真實的愛情。」
  少女「咦──?喬治他……不會真的……騙人……」
  少女開始擔心的男友喬治了。
  「夢魘好厲害……」
  夢魘能輕易的翻譯令奇美佩服不已。
  「那我來翻開注定命運囉。」
  夢魘接著翻開附蓋的三張牌。出現的分別是「20審判」、「17星星」、「權杖四」。
  「這我知道『20審判』有復活與重生意思,『17星星』是新目標,『權杖四』有和平跟維持的意思!」
  「答對了!奇美已經越來越熟練了呢!也就是說這三張整體意思是──妳會找到新的目標而重生,而妳下一個對象或許會是妳終生的伴侶呢!」
  少女「……喬治……嗯!真的很謝謝妳!我會好好決定的!」
  少女帶著笑容滿意的離開了占卜社。
  「怎麼樣?幫人算命很不錯吧。」
  夢魘對著奇美微笑。
  「嗯……感覺不討厭呢!」
  之後那兩人終於從門口走了出來。
  「好久唷!妳們在幹嘛呀?呃!」
  奇美回頭時看見了鑲有假寶石的超華麗公主服穿在月妙身上。
  「怎麼樣?我的眼光噗咳──」
  紫羽話才說到一半,奇美的手刀已經過去了。
  「妳原來在裡面搞這個呀?這是算命好嗎?為什麼要穿公主服?說呀!」
  奇美不斷的用手刀敲擊著紫羽的頭,紫羽則是以臉無奈樣的被敲著。
  「好啦好啦!不換就不換嘛!真是的……別打我了。」
  「我覺得公主服不錯哇~」
  月妙露出笑容看著奇美。
  「不不不……月妙這跟妳之前說的不一樣。」
  「嗯?」
  「有很多人會一直盯著妳的公主服唷。」
  奇美像是警告似的對著月妙說。
  「……我還是去換回來好了。」
  月妙抱持笑容走進社團教室裡,她的背影透露著一種意猶未盡的黯淡。
  「現實的傢伙……」
  奇美跟夢魘看著教室內。
  「那麼我也要來幫人占卜吧!」
  紫羽捲起袖子氣勢十足,但是奇美卻抓住了她的肩膀。
  「妳給我進去幫她換衣服……妳以為會變成這樣是誰搞出來的?」
  語氣充滿著殺氣的奇美,雖然沒有正眼看著紫羽在她背後仍然散發著很強的殺氣。
  「是……」
  紫羽被奇美驚嚇到,雖然這不是第一次奇美快要發飆了。
 
  「我換回制服了~」
  月妙穿著水手制服從教室走出來。
  「……」
  紫羽的心情是烏雲密布的。
  「嗯嗯~那麼來占卜的吧~」
  雖然夢魘這麼說,但是依舊沒有人上門,所以也等於是白說的。
  時間就這麼漫漫流逝了。到了約下午四點半時。
  「都沒人……我看乾脆收工回宿舍吧。」
  紫羽趴在桌子上一臉賭氣表情的看著前方。
  「……在等一下吧~我很想幫別人算算看呢。」
  月妙十指交扣放在胸前好像造禱告似的,或許是天上的神有聽到她的聲音吧?真的有人上門了。是由三人組成的小團體,其中有一個特別高,還留有一頭飄逸的黑色長髮,那是一隻雄性的犬獸人。而有一個特別矮小,頭上還有一搓毛,也是雄獸。最後那個不高也不矮的少年,則是將自己的橘色頭髮用民族風頭帶綁了起來。
  「啊,找到月妙姊姊了!」
  那為矮小的少年跑向了夢魘她們所設的攤位。
  「特爾你們來啦!」
  月妙則是稱這少年為特爾。
  「雷伊也來了……」
  奇美的目光一直不斷飄向長髮少年,臉也不自覺的紅了起來。
  「嗨!萊恩!」
  「嗯……我記得妳叫紫什麼羽對吧!」
  紫羽努力的跟豎髮少年萊恩打招呼希望這位世稱偉大的漫畫作家能夠記得她。但萊恩終究連名子都記不住。
  「是紫羽啦……對了!萊恩什麼時候要做那款遊戲的二代?」
  紫羽抱著很興奮的表情盯著萊恩。
  「啊~那款遊戲唷!已經在製作了唷!如果紫羽想玩的話我可以給妳試玩喔。」
  「試玩……那種還沒正式推出的遊戲初稿……真是太棒啦──────!」
  紫羽高興的歡呼著,還跳了起來。
  「什麼遊戲呀?」
  雷伊問著萊恩,萊恩則是轉向雷伊,露出詭異的笑容,那根本是邪笑。
  「那遊戲就是──萊恩的大冒險2,因為一代頗受好評,為了造福大多數女性與少數男性,我決定在明年夏天推出新款二代!」
  聽到這雷伊就以經相當無言了,因為一代的製作背景就是他的國中時代,也就是說這是的背景──「是在高中唷!」萊恩伸出一跟手指頭說。
  「呀~好棒喔!奇美!明年夏天耶!」
  「嗚……呃……啊……」
  紫羽高速的搖動奇美的肩膀,奇美想到之前玩遊戲被發現的景象,整個人就呆滯了。
  「特爾想要算什麼嗎?」
  月妙看著特爾。
  「……看不到……」
  夢魘一臉嚴肅的盯著特爾,小聲的說出這三個字。
  「我想算明天的幸運物!」
  「好的!我看看……」
  月妙採用的方式是水晶球算命,閉上眼睛,睜開後盯著水晶球,水晶球上反光的相似圖案,會給大腦一種立即印象,而萌生出的第一個映像就是他明天的幸運物。
  「喝!」
  月妙睜開眼睛了。
  「啊……我看到了……蛋糕!」
  「蛋糕?」
  特爾疑惑的看著月妙。
  「蛋糕……」
  雷伊聽到了令他敏感的關鍵字。
  「沒錯!蛋糕!請頂著他上學!」
  月妙也對這這結果敢到懷疑。
  「嘿?!可是明天是禮拜天耶。」特爾相當驚訝「頂著蛋糕上學……我是頂過書、水瓶、掃把、鉛筆還有教師用大三腳板,可是我從來沒有頂過蛋糕呀。」
  「不……那已經很厲害了……蛋糕應該不算什麼。」
  奇美無奈吐槽,還伸出一隻手比出吐槽姿勢。
  「啊……我又看到了……還要單腳跳!」
  「咦────?」
  特爾更朦朧了。
  「月妙……妳有沒有看錯呀?」
  夢魘也開始擔心月妙算命的準確度了。
  「我真的看到這些呀……奇怪。」
  「我決定相信月妙姊姊!因為這是月妙姊姊努力學來了所以我相信妳!」
  特爾對著月妙笑著。
  「小特爾……謝謝你!」
  月妙也對特爾展露笑容。
  「……」
  夢魘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雷伊與萊恩,之後嘴角揚起一絲詭異的笑意。
  「雷……雷伊也想算……嗎?」
  奇美害羞的問著雷伊。
  「我喔……我想算戀愛運。」
  「戀戀戀戀戀……戀愛運……」
  奇美整個冒煙了,整張臉一瞬間刷紅了。
  「請請請請請抽牌……」
  「嗯?抽籤嗎?」
  於是雷伊抽了一張牌,翻開來看──13死神。
  「啊……又死神……」
  奇美看著一臉沒落樣的雷伊。
  「給奇美算常常出現死神呢!哈哈。」
  夢魘摀住嘴巴偷笑。
  「不要笑了啦!呼……其實死神有代表結束了的意思,但是同時也象徵著再次的重生,只要你努力的話就能夠再次重生,不過要看你處理的能力了!」
  奇美耐心的解釋著。
  「碧……」雷伊心中想著。
  「牌說可以再次重生!出現死神也就是他跟某人分了!對!一定是這樣!我有機會了吼吼吼吼吼……」奇美一邊想著,一邊發出強烈的願念。
  「接下來只剩下萊恩了。」
  紫羽對著萊恩微笑。為了讓偉大的漫畫作家留向好映像,她必須不擇手段!
  「我也要用水晶球來幫萊恩占卜!」
  「好哇!那我要算我的未來!」
  「好!嗯……」
  紫羽閉上眼睛,心理想著「要讓萊恩得到好感!這樣就能得到更多權利了!」當紫羽睜開眼睛時,當她要說出「你的未來一片美好」時──她看到水晶球上出現了cosplay後的火辣型月妙。
  「咦────!怎麼會是月妙?」
  因為太震撼了紫羽脫口而出。
  「啊~那個喔~嗯────不知道耶~」
  萊恩向是刻意隱瞞而這麼說的。
  「你最好給我說清楚!」
  雷伊斜眼瞪著萊恩任萊恩不寒而慄。
  「啊啊……阿爾雷伊好可怕……我只是想拿她來當漫畫題材嘛……」
  「嗚哇……不要拿我來擋啦……也很怕啊!」
  萊恩躲到特爾後方之後跟特爾一起發抖。
  「這個萊恩也跟那個人一樣……唉……」奇美看了看萊恩之後又望向紫羽。
  「?!」
  月妙則是完全沒進入狀況。
  於是今日的占卜社社團活動就告一段落了,特爾一行人也回去了,但是社團教室依然有人在。
  「今天真是一大收穫呢!」
  月妙搬著桌子,走進了社團教室。
  「結果奇美都拿出死神嗎?真的假的?好像有不好的感覺呢!」
  連續拿出兩張死神的這種事情令紫羽驚訝不已。
  「死神有重生之意放心啦!」
  夢魘坐在社辦裡擦著水晶球。
  「對了?那個水晶球……是不是有什麼機關之類的啊?我好像真的看到圖案了……」
  紫羽指著夢魘手上捧著的透明水晶球。
  「這個水晶球本來就是算命用的水晶球,所以它所用個礦物,是預知水晶所打造的,可惜準確度只有約百分之六十。」
  「……是預知水晶啊……」
  奇美走了過來接著說:「那種水晶不是要會控制魔力的人才能使用嗎?」
  「不其實也可以用氣來操作……」
  夢魘伸出一隻手之後繼續說。
  「我們的體內都會留著一種叫做氣的東西,那與身體構造無關,是一種存在性的物質,它不像流質的東西一樣也不像物體一樣,而是類似一種存在的氣體,雖然這麼說啦,不過氣也等於是魔力,只是魔力是比氣更高等的一種存在。」
  「我都不知道呢……」
  月妙看著自己的手,對這種事情感到相當有興趣的月妙問了一個問題。
  「那麼小魘會控制氣嗎?」
  「唔……我會啊……能控制住氣就能展現很強大的力量。」
  「我想看我想看!」
  月妙閃爍的雙眼,讓夢魘不知道要怎麼拒絕,於是她答應了。
  「嗯……那麼用這個保齡吧!」
  夢魘走向書櫃從上面拿出保齡球,之後放在桌子上。
  「我要用氣讓這顆保齡球移動。」
  「真的辦的到嗎?」
  奇美看著那顆感覺超重的保齡球說。
  「我可以的!」
  夢魘說完意上眼睛聚精會神,之後當他張開眼睛的同時他的右手比出了五的手勢同時也伸了出去,她並沒有碰到保齡球,但是那顆保齡球卻「飛出去了!」當場人都嚇呆了。那不只是飛出去,而是直接破牆又穿牆穿越走廊之後打破窗戶飛到了中庭。
  「啊……太用力了……本來只想讓它移動兩公分的……」
  「都已經飛了兩公里了啦!」
  奇美大聲吐槽著。
  「現在要怎麼辦呢?」
  月妙看著教室的大洞問著……
  「根據我多年來的經驗……」
  紫羽低下頭思索著。
  「逃吧!」紫羽開跑了。
  「好!」罪魁禍首也跟著跑。
  「等等我呀!」月妙緊跟在後
  「喂!妳們三個……」當奇美要跑時……
  「這個是妳用壞的吧?」
  一個有點老的聲音,加上有股力量抓住奇美的右肩。
  奇美真不想回頭……
  「工友阿姨……對不起……」
  奇美欲哭無淚……
  「什麼死神牌重生的……我在也不要相信什麼占卜啦──────!」
  奇美大叫著。
  那是夏日某天的下午,社團教室,與公友阿姨,還有哭泣的無辜狐狸少女。
 
  ─中午後續─
  「不知道奇美怎麼樣了。」紫羽跟夢魘還有月妙走在一起。
  「啊!說曹操曹操到。」
  奇美用一般表情走了過來。
  「這個……是要給夢魘的……」
  奇美遞了一張紙給她。
  「該不會要退社吧?對不起啦……當時真的……」
  夢魘開始擔心了她傷到到了少女的心。
  「妳沒有看紙怎麼會知道呢?」
  「嗯?」
  夢魘將紙拿起來看……「教室修理費三萬元。」
  「這是……?」
  「看不出來嗎?修理費。東西是夢魘弄壞的吧?」
  奇美看著夢魘。
  「唔……三萬耶!我怎麼付的起?!」
  眼看夢魘就快哭了。
  「那個假的啦!」
  奇美說出了真相。
  「啊咦?」
  「雖然不用負債啦……但是占卜社被迫解散,老師是這麼說的。」
  「蛤?要解散喔?」
  紫羽的語氣有些惋惜。
  「沒關係呀!」
  夢魘一臉無關緊要的接著說:
  「這個社團只算是能招攬人而已,其實我們自己組一個小團體也可以呀!到處幫人算命。」
  「這個點子不錯呢!」
  月妙說。
  「也算我一份!」
  紫羽笑咪咪的加入了話題,她們一邊聊天一邊走向女子宿舍。
 
  ─傍晚─
  通常這個時段社團活動都結束了,但是在走廊上還有兩個獸人正在行走著。
  「要拿什麼東西呀?」
  頭上有一搓明顯的毛,有如小孩搬幼弱的聲音,他是──特爾。
  「我把要給你穿的CosPlay衣服忘在社團教室了。」
  帶著綠色民族紋樣頭帶的狼少年,他叫做──萊恩。
  「唔……要給我穿的呀……」
  「不喜歡嗎?」
  萊恩看著特爾。
  「嗯……也不是不喜歡啦……快去社辦吧。」
  
  喀擦……
  社團教室被夕陽染成了橘紅色,教室內被開門聲打破了幽靜。
  「啊!有了有了!就是這個。」
  萊恩拿起桌子上一大袋的CosPlay服裝。
  「好大一袋喔……這些都是要給我穿的嗎?」特爾看著那大到想忘記拿都不太可能的袋子。
  「裡面有些是要給雷伊還有你跟你姊姊穿的。」
  「咦?」特爾歪著頭看著打量衣服的萊恩。
  「嗯?幹嘛?我也想給雷伊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