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爾毛落書記

關於部落格
目前維修整理中=D
  • 151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幻月學園 第九章! 一位打工少年

  第九章 - 一位打工少年


   在距離學校不遠的小城鎮的書店中,有一位金髮的龍少年正坐在櫃檯用手支撐著頭,貌似在發呆的樣子。他穿著防塵用的圍裙,圍裙底下是幻月學園的藍色制服。

  每天都會有另一個打工生在陪他,但是今天他卻沒有來,取而代之的是……

  「啊,是之前的那個外國人……」

  聲音有點嬌弱,但還是聽得出他是男孩的聲音,沒想到他竟然已經十六、七歲了。他身穿著幻月學園的制服,看起來非常不起眼,身高約只有一百五左右的他,名子叫做──特爾艾拉文,他身上並沒有什麼特徵。

  「嚇……」

  啊……弄倒東西了。

  「啊!真是的……你小心一點啦……」龍少年無奈的說。

  「對不起!」

  「……我們要做什麼呢?」

  說話的這位是有一頭黑色長髮及深紅眼眸的犬少年──大空雷伊,他也穿著制服,是有錢人的小孩,但他本身並不喜歡當有錢人就是了。

  「你們喔……先換上制服吧。反正只是來幫忙的。」

  龍少年把他們叫到後面的員工更衣室,並隨便挑了兩件墨綠色的圍裙給他們,特爾乖乖的走進了員工更衣間,雷伊則是當場立刻套上圍裙。

  「其實只要套上去就可以了。不是嗎?」

  雷伊面無表情的說。

  「是啊……我只是客套一下不必太在意。」

  幾分鐘之後特爾緩緩的從更衣室走出來,他身上只多了一條圍裙,其餘的都沒有少。

  「那個……你什麼也沒脫,何必去更衣間呢?」

  雷伊忍不住吐槽,特爾才發覺好像怪怪的。

  「啊對吼……嘿嘿」

  「……」

  龍少年愣了、呆了、傻了,這樣的打工生沒有問題嗎?他這樣想著。

  「好希望他也在……萊恩。」

  少年輕聲的說著。那股思念不知道能不能傳到他心中。

  「嗯?你剛剛有說什麼嗎?」

  雷伊好像聽到了。

  「欸?啊……不我沒說什麼……」

  「嗯……是嗎?那麼,可以開始了吧?」

  「那麼……我先重新自我介紹,我的名子是傑,如你們所看到的我是個外國人,還請多指教!」

  金髮龍少年說出了自己的名子後禮貌上的敬了個禮。

  「叫傑啊~感覺上就是外國人的名子~」

  「嗯……嗯。」

  傑笑了笑做個回應。

  換完衣服後傑開始教他們一些基本作業流程。

  「on the whole書店的工作是很leisure的。站櫃檯只要刷條碼就好,我們有分租書跟出售兩種,租書一本是七元,要買書的話通常是看條碼刷出來的價格,by the way如果有會員卡租書the cost就是五元。懂嗎?」

  雷伊表情倒是還好,特爾到是已經完全傻住了。

  「呃……他好像說了一些我聽不懂的單字……」

  「我翻譯給你聽好了。」

  『呃……不知不覺就說出來了……或許是因為我覺得很煩吧?平常根本不需要教這些的。』傑這樣想著……

  就在此時有個看上去約三四十歲的男人從後方的房間走了出來。他是一隻黃色毛皮的狐狸,頭上戴的鴨舌帽壓得很低看不清楚他的眼睛。

  「喔!他們就是來代替萊恩的新人嗎?請多多指教,我是這個書店的店長梵特西。」

  「你好。」

  「請……請多指教。」

  『他都已經自我介紹了我想我就不必多說了,梵特西店長是個很nice的狐狸,只是……』

  「嗯~」

  梵特西開始猛瞧特爾,非常仔細的打量他的全身。

  「嚇……怎麼了嗎?」

  店長一直看著特爾……

  「沒有,你看起來……很可口,好想把你……吃掉!」

  挑逗還不忘舔一下嘴唇,店長!不可以呀!

  「咦咦咦咦咦────?」

  「開玩笑的,呵呵。傑,這裡就交給你啦!」

  「唉……他就是這樣……非常的不正經……」

  傑的預想真的實現了,這個店長其實nicenice但有時候該正經的時候他卻也在耍寶。

  店長說完就往外面走去了。留下一頭霧水的特爾跟其他兩人在店裡。

  「真是個風趣的店長。」

  雷伊表示淡定。

  「剛剛我好像是被大蛇盯上的兔子一樣……不斷的顫抖著……」

  「好了!回到正題,你們到底搞懂了沒呀?櫃檯作業。」

  「搞懂了。」雷伊從一開始就懂吧?

  到現在還驚魂未定的特爾則是「抱歉……我忘光了。」

  「你……呃……」

  「我很在意,店長為什麼丟下店內工作就出去了,有急事嗎?」

  這是傑最不想回答的問題。但為了基於雷伊的好奇心也只好答了。

  「是呀……是急事。他到酒店去喝酒了。」

  「「……」」果然令人難以想像。

 

  霓虹燈的閃光一陣一陣的在酒店內閃爍著,早上的酒店並不寧靜,有一個位子特別熱鬧。

  「呼呼!乾啦!」

  「呀~小梵梵好厲害~來再喝一點~」

  被眾多豐滿的美女所包圍的男人──梵特西。

  『沒想到還可以再看到啊……艾拉文……你的孩子已經長這麼大了呀。』

  「呀哈哈!今天我要把這家店喝倒!」

  「梵特西大人好棒喔~」

  今天也很努力在酒店鬼混的男人──梵特西。

  

  書店內沒什麼客人,這是個悠閒的下午。店內有三位未成年的打工生(加上我),正在享受著沒有人的下午時光。

  雷伊拿著書在一旁閱讀著,上面寫著──魔族歷史,他對魔族似乎很感興趣,特爾則是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有更多書嗎?」

  雷伊突然把書闔上之後問傑。

  「還有一半在倉庫裡,這裡的書通常只擺一半在外面。怎麼了?」

  「這本書……有下集。」

  雷伊表情非常的嚴肅。

  「是……是喔……」

  「我可以去找嗎?」

  「不可以!有些書很容易壞的!」

  「有什麼關係,這本書的上集還不是擺出來了!」

  「下集真的那麼重要嗎?為什麼非得一定要看到不可?」

  傑有點不願意的樣子。

  「看到才會知道!你一定也對第二本書感到好奇的,那本書是記載著魔族的歷史,傑,你不可能會沒興趣吧?」

  雷伊認真的看著傑。

  「……真是說中了我的痛處……老實說那本書我已經看過無數次了……但是就是找不到下集……最重要的記載都在下集……」

  傑露出不甘心的表情,把頭瞥向一邊。

    「店長應該會很晚回來……特爾還在睡覺沒關係,這個時間人也很少……,不,應該說根本不會有人來,跟我來吧……只不過我不幫你找就是了。」

  『唉……真是不想跟他共處一室。』傑心裡想。

  走到店內深處,有個書架是可以推開的。

  「好黑。」

  雷伊的頭髮在黑暗中幾乎看不見。

  「這裡有電燈唷……只是打不開……你找吧……」

  傑把手中的手電筒交給了雷伊。

  「謝謝,嗯……」

  雷伊開始翻找著書籍。

  「你……知道我是魔族啊……」

  「當然知道……龍的外表……就可以證明了。」

  傑是由身為魔族的父親跟獸人族母親所生下的孩子。

  「既然是魔族的孩子……一定有吧?」

  雷伊說完,他身後就出現了一個影子,傑看到這畫面並不覺得震驚,反而是再熟悉不過的畫面。

  「原來你也是啊……雖然我一點也不意外。」

  說完,傑身後也出現了類似動物的黑影,只是看不出來是什麼。

  『喔!真難得……很久沒看到同類了。』

  「他的名子是──傑拉,是我幫他取的,他的個性很極端,講話很直接。」

  『……這個惡靈……已經覺醒過了。』雷伊的惡靈說。

  「什麼?」

  雷伊似乎很驚訝。

  「我已經覺醒過了喔……覺醒之後操控惡靈挺方便的,做事也很省力……嗚啊!」

  雷伊迅速的揪起傑的衣領並給壓倒在地,倒塌的書籍揚起了許多灰塵,雷伊兇惡的盯著傑。

  「你……這傢伙……殺了多少人?」

  「唔……你有沒有搞錯……我才沒有殺人……」

  「只是你不知道吧?惡靈覺醒的時候可是沒有理性的……根本就……不……已經成為了怪物了!」

  雷伊越壓越用力,讓傑喘不過氣來了。

  『他當時是有人壓制的。』傑拉說。

  「……壓制……?」

  雷伊聽到此話思考了兩秒才鬆手,但他還是坐在傑身上。

  「是誰!?可以告訴我嗎?」

  『無可奉告……除非傑願意自己說,不然我一律是封口。』

  連傑也不太想講……那個壓制他的人……還有當時的情況……只能用恐懼形容。

  此時雷伊感覺到特爾過來了。

  「!……阿爾過來了,把惡靈收回去。」

  ……

  「好像有東西倒下來了……我想說是不是出事情了?呃!」

  【傑被雷伊推倒了】這畫面被特爾看到了。

  『呼哈哈哈~你這下糗大了!』傑拉的聲音指讓傑聽到傑則是心想著『你閉嘴啦!』

  「對不起!打擾了。」

  說完特爾就害羞的跑掉了。

  「這下好了……可能會有奇怪的傳聞……」

  「這樣也省事多了……」

  雷伊站起來把身上的灰塵給拍掉。

  「什麼?難道你都不在意那些傳聞嗎?自己跟誰誰誰亂搞,大家可能都會鄙視自己耶……要是被萊恩聽到被他討厭就……啊……」

  ……不小心說出口了。

  「萊恩?跟萊恩有什麼關係?」

  『糟糕……好死不死是被雷伊聽到……』

  雷伊露出不軌的微笑,眼神透露著「我聽到了唷!」。

  「不……沒什麼……」

  「難道說你喜歡萊恩嗎?」

  此話一出傑的胸口立刻刺痛了一下。

  「……喜歡又怎樣……男生跟男生只是一種性取向!我又沒做錯什麼!?」

  「你沒有錯。只是很驚訝,有人會跟我搶萊恩。」

  雷伊的姿態非常高調,像是在跟傑下戰帖似的。

  「你也喜歡……」

  『雷伊他也……不……不對,這不是該高興的時候!情敵……增加了……』

  「我絕對會比你先搶到萊恩。」

  傑用嚴肅的表情告訴雷伊,但雷伊卻一派輕鬆的說:「好啊……我等。」雷伊酷酷的丟下這句話繼續翻找著書,此時他有了重大發現……

  「喔?這不就找到了嗎?」

  「咦────?怎麼會?」

  雷伊手中拿著的就是傑從打工到現在無數次翻找都找不到的書。

  『……為什麼……他可以這麼快就找到……難道神這麼不眷顧我嗎?』

  「他刻意把封面的的標題改掉,好讓要尋找的人不太好找,不過內容確實是下文。」

  雷伊手上的書封面寫的是「大家來學三角函數。」

  「三角……呃,重點呢?」

  「上一本內容提及的三位傳說中的三勇士擊倒的魔族之王──烏克,這三位的名子在上一篇沒有提到……這一本應該就藏有內容……能再次尋找這三位勇士就可以創造奇蹟……為魔界帶來和平。」

  「快看吧。是你找到的……你有權利先看。」

  「嗯……」

 

  天色以昏暗,傑留下雷伊在倉庫內自己一個人到了店內陪特爾。

  『今天果然也沒有什麼客人呢!交班的人也差不多要來了。』

  她是上大夜班的叫做──可娜,是個蠻力十足的兔子女孩她是就讀幻月學園女校部。

  「對不起我遲到了!」

  兔耳不斷的晃動著,其中一邊還夾著蝴蝶結,跟身上的休閒服非常不搭。可娜用小跑步跑進了店裡。

  「說曹操曹操到,這次遲到了二十分鐘。」

  「你不要每一次都挑我毛病嘛~喔?新人嗎?」

  「妳好。」

  特爾有禮貌的敬了一個禮。

  「好可愛喔……店長真壞……連國中生都錄用呀……」

  「國……」

  特爾相當打擊。特爾他是高中生唷。

  「咦?是喔?啊哈哈哈哈哈好可愛唷~好像小朋友~」

  講話很直,動不動就豪爽的大笑,很自然的會產生:「她真的是女生嗎?難怪會來讀軍校。」的想法。

  「我們差不多要下班了,今天交接的部分就省略吧,反正也沒客人。」

  說完傑就走到倉庫裡尋找著雷伊。

  「雷伊……下班了喔。」

  「不……不可能……這怎麼可能!」

  雷伊喃喃自語的。

  「怎麼了嗎?」

  雷伊試圖冷靜下來之後調整喉嚨接著說:「傳說中的三勇士,分別為聖祭司──阜約古,神弓箭手──梵特西,還有大劍豪──歐姆斯艾拉文……這三個是怎麼回事!?阜約古是幻月學園的創始人……他已經死了……但是那個梵特西……就在我們身邊啊!……還有歐姆斯艾拉文……這個姓根本一模一樣!……他們肯定有什麼關係!」

  「梵特西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是他本人告訴我的……但是歐姆斯艾拉文……我還是第一次聽過……等等……這個姓……特……特爾艾拉文……那個小貓……到底是……」

  傑嚥了口口水。沉默瀰漫在倉庫中。

  

  下班之後,三個人走在回學校宿舍的路上。

  「特爾……你為什麼到這個學校來就讀?你沒有體力……怎麼看都不適合當軍人的料……」

  雷伊開口了!好直接!

  「嗯?因為我爸爸說這個學校……是他的老師創辦的!雖然我有點不想來啦~」

  從臉上看的出特爾的不願,體育課也是幾乎要被當了。

  「你爸爸是?」

  「歐姆斯艾拉文呀~嗯?」

  「「耶──────────!?」」

  傑跟雷伊一起驚訝了……在他們身邊的這個弱弱的貓……就是大劍豪的兒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